第七十八章猫

2019-06-25 14:15:10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黑白正文 第七十八章 猫(小说屋 )酒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在市井中,呼朋唤友,大口喝酒,袒胸露乳,尽显豪迈。在庙堂上,浅酌低吟,谈笑间,万千财富与性命弹手间。无论世间的人们如何的追寻平等与和谐,但阶级这种东西是永远存在的,相互间或轻视或敌视,但是在一定的酒精下肚后,也许就可以向对方倾诉自己内心的秘密,可以让谦谦君子化作人间禽兽,可以让名媛淑女化作浪荡欲女。叶一鸣带着一大一小两人来到了城中热闹的一家酒馆,有迷恋酒,有借酒浇愁,他们絮絮叨叨述说着自己或者别人的人生,他们在与一个拎着酒壶跌出酒馆大门的红衣女子插肩而过的时候知道了这座城的名字,凉城,平淡无奇,但听上去总是让人有些不太舒服。叶一鸣是修道者,他忘记了许多事情,所以做事大部分都是靠着本能去做,不分好歹,不辨是非,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并不是很了解,也不在意。当他们踏进酒馆的时候,门口的风铃无风而响,惊不起酒徒的注意力,但是叶一鸣明显感觉到有数道眼光落在了他们一行人的身上,叶一鸣环顾了一下自身,除了风尘仆仆,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贵客里面请!”如同鬼魅一般店小二出现在他们面前,殷勤招待,带着职业的笑容,和酒馆内喧闹的场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叶一鸣站在门口没有动,店小二便保持着邀请的动作没有动,笑容也是。店小二的悬空的衣角在很有规律的抖动,而且在发现他后,叶一鸣检查过眼前的人,没有修道者的气质,也不像是什么精怪变化成人形的,除了精神波动有些怪异以外。所以他的抖动应该就是害怕“带路!”所以叶一鸣并没有为难他。在当初选择酒馆的时候,叶一鸣选择了一家看上去鱼龙混杂的店,只有这种地方才可以随意的打探消息而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没想到刚刚跨进酒馆的大门就被关注上了,他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一头撞上蜘蛛网的蝴蝶,尤其是小二将他带到酒馆后院一所富丽堂皇的小楼之后。店小二将三人引到小楼门口后,便又退了回去,在即将消失在叶一鸣一群人视线的时候,脸上满是惶恐的表情,甚至跌倒在了地上,连滚带爬的的走掉了。叶一鸣皱了皱眉头“用这种手段去影响一个普通人似乎不太好吧?”“何必在乎像猪狗一样的普通人,大师道法高深不会看不透这个吧?”小楼内有一道阴柔的开口回道。“那告辞!”叶一鸣转身便走,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于未知,这个世界的人们总是会怀着一丝敬畏,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即便不想进去,也会在门口多一些交流,探探虚实,像叶一鸣这样转身就走得情况显然是小楼中的人始料未及的。小楼的大门打开,一身黑衣的俊美男子慵懒的倚靠在门框“诶!我这个人很记仇的!你这样不理我就出去了,我可能会发疯的哦!”叶一鸣将叶灵抱起来,继续向外走“确实不想理你!但是我虽然转头就走了,但是依然是理你了的!”“呵!”黑衣男子带着一丝怒气,即便如此他的声音依旧慵懒,仿佛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来,可是他的动作并不慢,仿若浮光掠影,黑衣男子出现在叶一鸣的正前方,全身依旧仿佛是没有骨头一般靠在一棵树上,眼睛半眯着“来酒馆不就是喝酒的吗?请你喝酒干嘛转头就走...”“我还没有到喝不起酒的地步!而且我不太喜欢你...”叶一鸣身上有一股浓烈的煞气,即便仍旧是苦行僧打扮,但是却没有任何僧侣的慈悲“让开!”黑衣男子在叶一鸣散发煞气的时候,谨慎的后退半步,整个人躲进了大树的阴影里,原本漆黑的瞳孔诡异的变幻着形状,右手背在身后,捏着一个手印,随时激发。正在叶一鸣要动手时,叶灵趴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叶一鸣皱了皱眉头,全身煞气猛然一收,黑衣男子始料未及,原本隐藏激发的手印,瞬间失了分寸,激发出去,有讯息向外传递。“既然是邀请我喝酒,就单独请吧!叫其他人,我不是很习惯!”叶一鸣挥手阻断黑衣男子的手段,可是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实力不够,这道术法还是有部分突围出去,他也没有在意,顺手将封印的术法扔给叶慎,伸出右手放在了黑衣男子的肩上。叶一鸣和黑衣男子今日是次见面,而且相互之间算不得友好,比如片刻之前就差一点动手,所以在叶一鸣的手伸过来的时候,他竭尽所能的想要躲避,只是叶一鸣的手落在他的后背,顿时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全身的灵力在他的右手之下竟然发挥不出任何的效果。“走吧!喝酒去吧!看看你这么盛情,如果酒差了,我可是会生气的哦!”叶一鸣与黑衣男子勾肩搭背,就像是关系深厚的朋友一般向那座漂亮的小楼。富丽堂皇的小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步踏入,明暗转换,对于光线的急速变化,叶一鸣有些不太适应,所以习惯性的用手上的东西在眼前挡了一下。几声闷哼和一声惨叫响起,叶一鸣也觉得眼睛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满意的将右手的黑衣男子拉回到自己右边,依旧勾肩搭背,状若密友,只是黑衣男子的面容有些扭曲,胸口有一道可怖的伤口,血肉外翻,叶一鸣仿佛是没有看到一般,对周围几个虎视眈眈的人也是视若无睹,神色泰然的向大厅中间的酒桌走去。“没什么诚意吗?说请我喝酒,菜没有就算了,连酒也没有...有些说不过去了吧?”叶一鸣大马金刀的坐下,右手依旧在黑衣男子的后背,亲密异常,就像黑衣男子的下半身未曾被鲜血染红一般。黑衣男子身体剧烈的颤抖,他现在的状态如果不及时止血,身死道消也不过是转眼的事情“你们还在这里待着干嘛?去上酒菜呀!”在叶一鸣他们进来之前,小楼内有已有八人,在看到叶一鸣的瞬间便将自己得意和拿手的致命手段用上了,招还未至,叶一鸣便将黑衣男子挡在身前,黑衣男子是这群人的首领,在阶级森严的北地,如果黑衣男子身死,而且是死在他们的手上,那么他们也难有幸理,哪怕是强行收招会对受伤也不得不做,只有一人收招稍晚,有余波轰在了黑衣男子的身上,原本这样的力道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不过叶一鸣的右手有一种强大的魔力一般,他聚不起任何的功力来抵挡这一击。“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马?难道是想要埋伏我?兄弟你想要我的命?”叶一鸣声音散发着强大的寒意,手上的力道加大,黑衣男子就像是一只鹌鹑一般瑟瑟发抖,却又不能有任何的作为,原本想要离开小楼的八人也僵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生怕叶一鸣手上用劲将黑衣男子掐死。“我刚刚才发现,这下楼被下了禁制嘛,进来前丝毫探知不到内部的情况,在这里倒是无碍,比如现在我那傻徒弟就到了...”叶一鸣顿了顿,眼神玩味的看着黑衣男子“进来吧!”小楼的门被推开,叶慎牵着小叶灵走了进来,另一只手上有一道被封印的术法挣扎突击。看到叶慎手上的封印的时候,黑衣男子瞳孔快速睁大,想要挣扎,却被叶一鸣一指点在后颈,只能像被捏住喉咙的蛤蟆一般发出呵..呵..的声音。“呵...这玩意儿的归属是哪里呢?”叶一鸣左手在桌上有规律的敲着,眼中煞气横溢,与他苦行僧的外貌相去甚远。叶慎向前一步,正要开口,突然被叶一鸣喝止“退回去说!”然后转头看着屋内的八人道:“你们不能动!”叶一鸣笑的很灿烂,洁白的牙齿发出有些渗人,而他右手边的黑衣男子也适时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叶慎看了一眼脚底粘上的血,退回到门口道:“城主府!”叶一鸣眉头皱了起来,他们进来,有太多人看到了他们,但是眼前的这些人又必须死,他想要有一个万全的办法,同时他手上的黑衣男子的抵抗越来越强,有人喜欢死亡,但一般都是喜欢别人的死亡而不是自己的,在叶慎拖着封印走进小楼的时候,黑衣男子知道自己再无幸理。死亡是可怕的,但是当接受了,也就不再是那么恐怖了,有人趋于宁静,有人疯狂,然而黑衣男子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现在只想转身给叶一鸣一拳或者哪怕是吐他一口口水,他死了,他也希望凶手再无幸理,可是那支右手在他的背后,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封印压着他的弱点。燃烧体内气血,压缩体内真气,在叶一鸣听到城主府,心神有那么刹那分神的时候,黑衣男子终于在喉咙中挤出一个难听的字“跑!”就像是锯齿划过竹子的声音,干涩难听,如同是夜枭的唳叫。就像是导火索一般,原本房内八个或卧或站的人,在刹那间仿佛是已经事先预演过无数遍一般,两个受伤重的和伤了黑衣男子的三人以搏命的姿态冲向了叶一鸣,而其他的人用快的速度向小楼外冲去,叶一鸣即便再强也没办法在阻挡三人亡命攻击的时候,还可以将其他人一网打尽。叶一鸣已经修炼到地阶,在这样的小城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高手,但是要将所有人都留下,甚至不给他们往外发消息的机会的,他自认是做不到的,所以他没有去追赶逃跑的人,只是右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一些。小说屋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南通专治癫痫病哪家好
伊春好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