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破天下

2019-06-26 07:52:34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上回写到阳月与幽冥对战,而被幽冥刺激得很是拼命的阳月,在幽冥的计谋之中,那是渐渐失去优势,直到被幽冥重伤。只是,阳月太过绝强,即使重伤,她却也是始终都不愿认输。到得,水杨轩等人都是忍不住欲冲上去强行救下阳月了,只是,就在水杨轩欲动手之际,紫静,却是为水杨轩出手了!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以外,没有人知道,紫静的出手只是为了化解水杨轩的危机。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主办方自己的人闯擂台,而且,紫静当时救下阳月时所说的话又是如此的大义,谁,又会去追问紫静呢?紫静救下阳月将之交给小胖几人以后,还没有让众人多说一句话,便又是离开了。时下,小胖等人那是抱起阳月,风驰电掣般便是朝天字小院跑回去。只不过,在水杨轩离开之际,他回头时的那一个冰冷死意的回眸,却是让看见他眼神的人都是不寒而栗!他们知道,这两日后幽冥与水杨轩之间的一战,注定了,是以死相拼。有水杨轩与欧阳飒清这两个大医师在,再加上他们又都有着一些高阶的稀奇丹药,所以,虽然阳月受伤严重,但,终却也并没有伤及根骨,在小胖几人的精心照料之下,两日之后,阳月便是恢复了一些伤势,至少,是没有落下什么终生的伤病。只是。两日之后,这水杨轩与幽冥之间的一战,也是在万众瞩目之中。终于是拉开了的序幕!一战呢,也是,这争夺的一战。有远古五宗的人在,有馨儿,水杨轩自然是要得到这的。而如今,水杨轩还有另一个为争夺的理由,那便是为阳月报仇。而或许是为了一战吧。金宗方面,也是煞费苦心的做了很多的准备。光是那擂台便是可以看出了金宗的用心。这一战的擂台。与之前的擂台相比,那是大了整整的一倍,而且,那厚度。也整整的提升了一番!而且,这擂台边上的能量防御罩,也是强硬了不少,据说这一次的能量罩还是金宗的灵圣长老亲自结下的。呵呵,想必金宗也是知道这一战,注定了是要惊天动地的吧!而擂台之上的两人,此刻却又都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只不过,那静静之中,却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种死静!山风。仿佛亘古不变,仍是那样不急不缓的滑过,见证过了历史里的生死之争。如今,不知是不是又来见证这一场的战斗!高手过招,不知道为什么都喜欢先冷酷的寂静!是因为高手的耍酷,还是,是因为要去感受对手的气场,想从这些气场之中。了解到该从哪里切入战斗才会立于不败之地?衣衫飘扬,犹如梦想的奔放!不仅是因为山风的吹落。也因为,两人霸气的交织!两人的霸气,都带着一丝骨子里的冷气,宛如那冷空气的袭击,盘旋在擂台之上,冷冻了山风,也冻结了众人的欢笑!直让人,忍不住手心不寒而栗的冒冷汗!随杨,如今早已在金宗响彻得叮当响的名字,众人都是清晰明了!不仅因为他只在仅半年内便是从零修炼到了灵王八段,完成了空前的成就,也因为,水杨轩战斗时的冷,那一种,犹如冷血无情的冷!不过,当人们知道这创造着传奇的随杨,更也就是在医师大会上力压群雄,夺得医师的水杨轩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水杨轩的娇人成就而为之癫狂!而至于幽冥,他的为人性格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众人却都是知道一点,那便是这幽冥很强,而且他的攻击,更是凌厉之极,更还带着几分阴险!“你对阳月所做的,我今天,要为她也为我兄弟,一起向你要回来!”冷冷的,水杨轩道。“呵呵,是吗?”幽冥却是轻轻一笑,仿佛毫不在意:“他们都说,你是这一次招选弟子之中的天才,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位所谓的天才,到底,是有多厉害!”而语罢,只见擂台之上,幽冥的满头头发那是无风而动,霎那纷纷竖起,而与此同时,幽冥的一身灵气,也是应声而动,不过片刻,便是弥漫上了幽冥的全身。幽冥看着水杨轩,没有丝毫的害怕,反倒是,还有一丝的自信与戏谑!难道,他还有着什么隐藏的厉害手段?只是,“在我面前保留实力,这可是在找死!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水杨轩却是并还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嗯?”幽冥明显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呵呵,你瞒得过别人,但是,你不可能瞒得过我,把你灵王八段的真正实力拿出来吧,否则,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了!”“嗯?”但,随即幽冥却是笑了:“呵呵,看来,你的确还是有几把刷子啊!不过,如此,却也正好!”“嘿!”而下一霎,只听见幽冥冷哼一声,而围绕着他那一处的空气,却是犹如遭遇了爆炸般,在平静之中,霎那千军奔腾而起。那灵王八段的霸气,犹如是森林面对丛林的无尽强势,弥盖在了每个人的头上,让得这里的万众招选弟子里一些实力低下的,都感到了一种难以呼吸的压抑屈服!而更还有一些人,因为扛不住如此厉害的霸气,而就要跪倒在地而去拜服!只是,“哈哈,这,是我的!”就在大家快要跪倒在幽冥的霸气之下的时候,却是只听见水杨轩大笑一声。而与此同时,另一道略显阴戾的霸气,却是犹如洪水猛兽般袭来。霎那就攻破了幽冥的霸气,解放了所有人。“哼!”幽冥冷哼一声,却是不再等待,只见他猛踢一脚擂台的边缘,在将整个庞大擂台都是给震得摇晃不已之中,他借着这反震之力,飞身而起。犹如一道暗器一般,在空间之中留下一道刺破云雾后的轨迹以后。竟是在眨眼之间就冲到了水杨轩的面前。“啊!”不管是虚空中,还是在擂台之下,见到这一幕的馨儿与小湃都是不禁捂着嘴,尖叫了一声。只因为。众人都是没有想到,这幽冥竟然一上来便是攻击如此快得犹如闪电。快得,让人根本无法去招架!众人,也都凝望在了这一刻。而事实之上,水杨轩在原地,也的确是没有动,仿佛,他真的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般。幽冥的嘴角,不为人知的扬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幽冥集聚着灵王八段的强悍灵气的一掌,在众目睽睽之下,轰击在了水杨轩的胸膛之上。“难道……”吃惊乃至震惊的。不仅是馨儿与小湃,就连沉稳犹如灵帝的——紫静,乃至于整个上万的招选弟子群,都是在这一刻忍不住呢喃。只是,“嗯?”下一霎,擂台之上的幽冥。却是惊疑了。只因为,那想象之中的血染长空并没有出现。而出现的,竟然是幽冥的身形穿过了水杨轩的身影,就犹如,是穿过了一团白雾!残影?“吓死我了!”松了一口气的,有馨儿小湃紫静等人,也还有,这里数万的招选弟子。而擂台之上,“死神之舞吗?”幽冥呢喃了一声,但,却是有着一股宛如被戏耍了的怒意滑过:“哼,我难道还怕你不成!”而下一霎,幽冥竟是跟欧阳飒清对付死神之舞之时一样,霎那紧闭上眼睛,然后,感受着擂台之上的每一片天地气流变化。只是,“烈焰崩!”就在幽冥刚一闭眼的时候,那熟悉的略带一点冰冷的声音,却是响彻在了每个人的耳旁,同时,也是让得幽冥大惊失色。只不过,水杨轩却是并没有任何的留手,那可以粉碎石壁的一肘,却已经是砸向了幽冥的胸膛。不过,毕竟幽冥也是善于耍阴谋诡计的人,因此,虽然吃惊,但,幽冥却也并不至于是惊慌失措,只见在那须臾之间,幽冥竟然是凝聚了一道金系灵气的气墙,挡在了他自己的胸口。不过,“轰!”那能量的轰鸣,却还是响起而起。“哼!”而那沉闷的哼声,却也是伴随而出。“咳咳咳……”幽冥咳嗽着,却也是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而他的嘴角,竟是,渐渐流出了一丝血迹!“哇哦!”四下里,瞬间响彻一阵赞呼。水杨轩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幽冥的攻击便已经是令得众人惊叹不已了,而水杨轩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击,这无疑是将完美二字给体现到了顶点,又如何不让众人赞赏呢。就连虚空里,馨儿等年轻一代,还有火宏等老一辈,那都是看着水杨轩一阵赞许的点头!这水宗的遗孤,厉害啊!“我说过,我要替阳月和小胖,向你将债给讨回来的!”看着有点狼狈的幽冥,水杨轩冰冷,但却坚定道。“呵呵,呵呵呵……”然而,幽冥却是笑了,而且,还是笑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猖狂!“水杨轩?你真的很强,只是,这,是我的!”而语罢,只听见幽冥怒吼一声,而他的全身,竟然犹如恶鬼附身一般,只看见一道黑气是瞬间萦绕而上,而在那不断的“吱呀啪啦”声之中,幽冥的身体竟是突然白了一分。只是,水杨轩看着幽冥,却是渐渐皱眉了。只因为,水杨轩能够感受到,幽冥的身体突然变强了,变得就犹如是铜墙铁壁一般了。虽然,经过天帝能量的淬炼等,如今水杨轩的身体已经是强悍得可以和远古洪荒异兽相媲美了,但是,毕竟水杨轩不能使用全部实力,所以。这*的力量,也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因此,此刻看到起了变化的幽冥。水杨轩不得不,严阵以待。水杨轩,感到了一股切身的压抑!“嘭!”而下一霎,幽冥却是猛踏擂台,然后,在那擂台都是在幽冥的脚下不断皲裂之中,冲向了水杨轩。幽冥的每一脚。都宛如是有着千斤之力,不但是将擂台给震得纹裂。同时,也让整个广场都是为之颤抖。上万的招选弟子,竟是在幽冥的落脚震动之下,有着一大半都是站立不稳!不管是清冷如馨儿。还是调皮鬼灵精如小湃,又或是成熟犹如紫静,在这一刻,她们看着水杨轩,都不再常态,皆是,紧张地望着水杨轩,那直盯着水杨轩身影的双眼,皆是充满了由心的担心与关心!幽冥的这一改变体质的技能。应当是皇级的技能了吧。可是……不管那地动山摇,也不管幽冥带起的强力劲风,水杨轩站在原地。就那样,宛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望着幽冥。仿佛是水杨轩已经无计,也仿佛,是水杨轩在思考衡量着一些什么东西。不过,就在幽冥冲过了一半擂台的时候。水杨轩,忽然是冷厉的眼神一闪。然后,他动了。只见他捍不畏惧,根本没有丝毫的退缩,竟是对着幽冥,对冲了过去。只是,“嘭,嘭嘭……”此时水杨轩的每一次落脚,竟是跟幽冥相差无几,都是摧毁着擂台,更还摇晃着山势人群!没有山风的滑过,但,却是有着劲风的肆掠,那是,这擂台之上两个人儿每一步所带动起来的气流。擂台上,那两个对冲而去的人儿,就宛如是两个巨猿一般,有着飞蛾扑火的悍不惧死,更有着与魔俱灭的强悍气势。下一霎,那两个犹如巨石一般的两人,砰然轰撞在了一起。“轰!”那巨大的轰鸣,就犹如上吨的炸药同时爆炸而开,那本是被金宗的长老加强过了的擂台,竟是这样的冲击之下,只坚持了一个瞬间,便是轰击出了一个一丈大的巨洞。就连,特别为这一战而出击了灵圣长老来结下的擂台边缘的防御罩,都是在二人的这一个冲击之下,摇晃震荡了起来。擂台之上,那两个都不愿意退让的人,瞬间便是扭打在了一起。整个擂台之上,不消片刻,便已经是尘烟四起,而二人的身影,也是快若闪电,根本捉摸不清!只不过,那擂台之上传来的连续不断的“惊雷”之声却又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众人,这擂台之上的二人并不是消失不见了,而是正在激烈的生死拼杀!馨儿小湃等实力出众之辈,自然是能够依稀的看清水杨轩与幽冥二人的身影。只是,能够看清身影的她们,却也是只有更多的绞心担忧而已。只因为,此刻擂台之上的二人简直就已经是疯了,他们之间的战斗,又哪里还能叫战斗,那,简直就是一场身体强硬度的对碰。拼得不相上下的两人,他们每一次的攻击都很简单,就像是两只不卑不亢的大猩猩一般,直接用他们自己的身体做那攻击的手段,直接向对方砸去。而这更比惊雷的炸响,便也正是二人这每一次的相碰相攻击时那能量的爆炸与骨骼的撞击所发出的震人声响!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这,便是水杨轩与幽冥之间的战斗。只是,这样的战斗,却是更加的折磨人心。“你觉得,谁会赢?”虚无空间里,土龙看了看火天,道。只是,火天却只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反问:“你觉得,这会是水兄的手段吗?”“嗯?”土龙惊愣之后,却是笑了:“呵呵,是啊,水兄的手段,可是令人眼花缭乱呢,虽然,他的灵气是如今学的金系灵气,但是,那些技能,恐怕水兄仍然会施展吧。”“这的赢家,一定会是水兄的!”下一霎,火天坚定道。“只是,为何水兄要拖延这么久?”土龙有些不解。“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站得越高,摔得越痛了!”金武,接过话来道,然后,在土龙的不太理解之中,金武释然一笑。又是道:“这幽冥前些日子欺负了那位阳月姑娘,水兄可是一上来就是说了要为阳月报仇的。而要报仇,直接一棒子打死。那只是下下策,而的上上策则是,攻破对方的心里,让对手以后再也不敢兴风作浪!”“而攻破对手心里的方法便是,先给予对手希望,然后,又亲手将这抹希望给抹杀掉。是吧?”土龙,醒悟了过来。“想不到。水兄连这种狠招都会啊!”只是,在火天等人在这里细声说着的时候,他们却是未曾发现,在馨儿旁边的木光磊此时却是脸色阴沉。特别是,当他们诉说着水杨轩的厉害的时候!“对决,应该快要结束了吧!”然而,片刻之后,紫静,却是突然道。只是,这一刻的擂台之上,却依旧是战斗得不可开交。不过,这快要结束的话语。毕竟是紫静说出来的,而紫静,可是一位灵帝呢。她说的话,又怎么可能会错呢?“嘭!”不过,突然,那擂台之上便是传来了一道宛如五雷轰顶的空前巨响。而在这一道炸响声之下,就连整个金宗,仿佛都是为之为颤抖了起来。只是。“噗嗤!”两道吐血声,却也是应声而起。灰黄的尘埃天地里。忽然,那是两抹血红,染红了天际,醒目,而又触动心际。“嘭嘭”而几乎是在血红独立而现的时候,两道犹如天塌下来的巨响,却也是震动而起,同时,在擂台之上的两头,却又是再一次尘土飞扬。裂痕,堪比手臂般粗大,突然之间就是冲破了尘土飞扬的模糊,从那擂台的两头,径直贯穿了一切,穿透到了万人所立的广场之上。这被砸出的裂痕,竟然是可以贯穿金宗长老所设下的防御罩,直接毁灭而出,这擂台之上,到底是有多么的激烈?恐怕,那就是生死一线吧。看着脚下那手臂般粗的裂痕,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寂静,慢慢侵袭了整个广场。急速的心跳,更加侵占着众人的心。众人都想看看,在如此激烈战斗之下的两人,到底如今是怎样,他们中间,会不会有人会站不起来!山风,带着那亘古的微凉,拂起了太多人的发絮,却也是让得众人清醒了几分。而擂台之上,那浓烈得老远都呛人鼻喉的灰黄烟尘,也终于是在威风之下,渐渐飘散零落而去。擂台上的场景,渐渐落入众人的双眼。只见,起初还是平整如湖面的擂台,如今,却已经是坑坑洼洼,宛如经历了千年岁月后留下的沧海桑田。那里,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板了,即使,是巴掌大的一块,也是一点都找不到,而有的,便是这纵横交错的裂纹,以及,被彻底摧毁后留下的石粉!这可是经过强化后的擂台呀,竟然已经是支离破碎到只剩下了碎石,那,那两个制造这样一场毁灭的人儿呢?在那一丈般大小的无数坑洼之中,在擂台的两头,有两个,却是出众的大。大到,几乎占了整个庞大擂台的一半!而且,那两个巨坑,更是深得出奇,仿佛只差一点,便是彻底击碎了擂台的高度,可以触摸到这广场的地面了。呵呵,将经过强化后的擂台都是给差点砸穿,是什么样的力量,会如此的厉害?若是有人遭遇了这样的一个狠摔,恐怕,若是没有着灵王七八段的实力,已经是当场皮开肉绽,一命呜呼了吧!而不出意外的是,这两个巨坑,却也正是水杨轩与幽冥两人砸出来的。而此刻,水杨轩与幽冥两人都是镶嵌在了这两个巨坑之中,衣衫破碎,满身是血,生死,不鸣!“呼……”众人,虽然已经猜想到了结局的惨烈,但是,当他们看见那占据了半个擂台的巨坑,以及,那巨坑之中残破不堪的两人以后,却都是仍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猪哥哥!”小湃玉手捂着她的小嘴,那精致的脸庞之上,充满了极度的不可相信。泪水,在小湃的眼睛里打转,就要就此倾盆而下。而虚无空间里,不管是清冷的馨儿,还是见惯了世事沧桑的紫静。不禁都是身体微微发抖,而两位美人的眼里,都是有着水滴涌动。而馨儿,更已经是两行清泪缓缓留下!那泪,缓缓滑过馨儿的倾世容颜,就仿佛是她与水杨轩之间爱情的等待,一转眼就是好多年,好多年……然后,那泪。滑过曾经被水杨轩吻过的嘴角,浸过了那柔软的双唇。,在舌尖打着转!好苦!有人说,苦涩的眼泪,代表着它的主人。心里正悲伤!“小轩哥哥,你快站起来啊,你一定要,站起来啊!”馨儿紧咬着她的柔纯,在心里呐喊着。擂台上,就在馨儿在心里呐喊着的时候,忽然,水杨轩的手指,好像轻轻动了动!在战斗得重伤不已的恍惚弥留之间。水杨轩仿佛听见了从天际传来的那一道深入灵魂的天籁,那天籁要他站起来,坚强地站起来!追寻着那一道让他在无数次的生死边缘坚持下来的声音。然后,水杨轩竟然是真的拔开了泥土,从那宛如坟墓的巨坑里,缓缓站立了起来。虽然,那站起来的身影在风中犹如孤独的稻草般,孤苦伶仃而又摇晃不已。但,他却是。实实在在地,站起来了!“站起来吧,我知道,你不可能就这么容易倒下!”只是,踉跄着站起来以后,水杨轩却是望着另一个相似巨坑,喝道。“呵呵,呵呵呵……”忽然,从另一个坑里,传出了宛如疯癫的大笑,然后,一只大手突然颤抖着伸出了巨坑,随即,幽冥的身影渐渐也爬出巨坑,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威风之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二人都是颤抖摇晃着,仿佛,那轻微的山风,都是能够将他们二人给吹到!嘴角,或者,确切的说,是那全身,都是溢流着鲜血!只是,二人却是纷纷一手擦掉嘴角的鲜血,然后,死意地望着对方。只是,“呵呵,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天才!”忽然,幽冥笑了,只是,笑着笑着,却是越发的阴戾:“不过,就算你是难得的天才那又怎样?技能的高低已经决定了你我之间的距离。这一场比武,注定了的赢家只能是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只是,看着幽冥,水杨轩却是渐渐笑了。他笑,幽冥的天真。技能的高低?呵呵,就算是圣级的技能,水杨轩可都是会呢!“如果你说的技能高低便是这皇级技能的话,那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会!”“怎么可能!”幽冥大惊,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的水杨轩还能施展出一记皇级技能的话,那么他幽冥,将会必输无疑,甚至,是必死无疑!只是,“冰冻三尺,万里冰封!”水杨轩却是冷喝一声,那灵气顿时运转而出。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幽冥,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呵呵,在重伤的条件之下,仍旧坚持着施展皇级甚至是更高的技能,这可是水杨轩的一直以来的强项。他之前不施展皇级技能,跟幽冥拼个两败俱伤,他做的,就是要给幽冥一个可以赢的希望。而此时,在重伤之时,在幽冥已经没有足够的精力与灵气来施展皇级技能的时候,水杨轩却是才施展皇级技能,水杨轩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亲手将他给予幽冥的希望给亲自磨灭掉。他就是要攻破幽冥的心里防线,他就是要让幽冥心里崩溃,他就是要告诉幽冥,他水杨轩是他幽冥不可能战胜的。当然,水杨轩要告诉给幽冥乃至世人的,那便是他水杨轩的朋友,不容别的任何人去动他们一根毫毛!寒气,犹如千年冰川雪峰上那刺骨的冬风,不过片刻,便是弥漫上了整个广场,一些实力低下的人,直接便是浑身发抖,脸色被瞬间冻青。而这擂台之下,却更是厉害,刚才还是耀日当照的天空,竟是随着水杨轩手法的不断变化,开始了渐渐的阴沉,而在水杨轩将万里冰封给彻底酝酿而出的时候,刚才晴朗的天空,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寒冷,冻骨。冻住了身体,更仿佛,是冻住了心灵,冻住了思维!“小轩的这一招,当真是施展得越来越纯熟了啊!”虚无空间里,紫静破涕为笑,在心里不禁感叹骄傲。只是,擂台之上的幽冥看见水杨轩施展的这一招,那眼里,却是次在阴戾与不服输之后,出现了恐慌。只因为,光是水杨轩这万里冰封施展时释放出来的寒气,他幽冥便是需要用全力去抵挡了,就更不要说,万里冰封这一记技能的攻击了。不过,“不对!”忽然,幽冥又突然有了生气。只因为,他突然想到,他和水杨轩都是灵王八段的实力,眼下,他幽冥是没有了施展王级技能的实力,那他水杨轩,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实力呢?渐渐的,幽冥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不为人知的轻笑。他以为他就要胜了,他以为,水杨轩是不可能将这万里冰封给施展出来的。他自以为是的认为,只有坚持到水杨轩因为灵气不足而被技能反噬倒下后,那么,这便会理所当然的落在他的头上。只是,幽冥却是未曾发现,在他嘴角轻笑的时候,水杨轩,也一样的冷笑了。慧眼如水杨轩,他又怎么可能没有看出幽冥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只是,他注定了是要让幽冥只能去做白日梦的!白色的金系灵气,犹如这凝结而出的雪花一般,汇聚在水杨轩的双拳之上。然后,水杨轩动了!“嘭!”一道沉闷的炸响之声,忽然打破了白雪之下的宁静。只见水杨轩一脚猛踏地面,然后身如利箭,径直向幽冥飞冲而去。而在水杨轩一脚踏地的时候,整个擂台,乃至靠近擂台的大部分广场,都是瞬间凝结出了三尺厚的冰层!冰冻三尺已出,那,万里冰封呢?幽冥的双脚,已经被冰层所冻结,雪花纷飞之中,他只能再次惊恐地看着水杨轩向他轰击而来。突然,幽冥想尖叫,但,他却是发现,他根本就叫不出来!他突然发现,他好像一开始就输了,因为,跟他拼个两败俱伤的水杨轩,可是在他使用皇级技能的时候,只是在用本身的身体强度跟他对抗呢!他的嘴张了张,他想认输!只是,不知是因为被寒气所冻僵,还是是因为已经内心太过恐惧,良久,他却硬是一个字都没有喊出来!下一霎,水杨轩已经是飞身到了幽冥身前。然后,在万众瞩目之中,水杨轩一掌,映在了幽冥的胸膛之上。不过一瞬间,幽冥的全身,便是被冰层冻结!连带着一起被冻结的,还有幽冥的生机!(未完待续)

衡水癫痫病好的医院
深圳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舟山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