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宝成大陆砍掉51条生产线制鞋业进入最艰难

2018-06-05 16:40:49

烈日炎炎之下,东莞高 镇裕元鞋业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裕元厂”)大门口贴着一张落款日期为7月18日的招工启事,内容极具诱惑力。

“因生产需求,需招募大量新工人,请所有同仁一起参与招工。被介绍新工入职补助:凡被介绍入职的新工服务满一个月补助150元/人,连续补助3个月。给予介绍人发放介绍奖金:被介绍新工入职满一个月,奖励介绍人100元/人,连续补助3个月。无介绍人的入职新工第一、第二个月各补助150元/人,满三个月补助300元/人。”这是《第一财经()》在现场看到的招工启事的部分内容。

裕元厂是全球最大制鞋商宝成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成”)在大陆的一家生产工厂。从1989年起大举往东莞等地迁移的宝成,或许从来没有想到会以现在这种方式来招工。

一位曾在裕元厂工作过十多年的管理人员谈到,她1992年到广东打工时为了进厂,除了通过七大姑八大姨托关系外,还要过五关斩六将,工厂从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中才挑选一人,难度不亚于如今的公务员考试。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大陆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新一代农民工选择增多,流动性更强,人工成本也不断上涨,此外,人民币升值及其他各项成本支出增加,中国压力日益增大。

曾分享过大陆人口红利的宝成,如今却承受着成本优势丧失带来的痛苦。去年,在成本高压之下,终于按捺不住首次大规模缩减大陆制造规模,一下砍掉了51条生产线。

制造成本高压

上午11点30分,恰值裕元厂午休时间,成千上万名挂着“YYN”(裕元字母缩写)胸卡的男男女女一下子从厂房里涌出来,让原本冷清的厂区刹那间变得沸腾起来。

“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月薪2700~2800元,虽然工时不长,但在流水线上工作还是非常辛苦,一些年轻人就纷纷跳到周围的电子厂去了,我没有什么文化,年纪也大了,不想跳来跳去地折腾。”一名在这家厂工作了七八年的女工告诉,裕元厂是宝成的老厂区,整体上还算稳定,目前约有员工2万人。

宝成为耐克、阿迪达斯、Reebok、New Balance、Puma等全球60多个品牌代工,约占全球运动鞋及休闲鞋市场20%(以批发价格计算)的份额,在运动鞋制造领域的霸主地位至今无人能撼。不过,宝成目前依然遇到发展的苦恼。

了解到,每年7~9月是出口高峰期,鞋厂此时往往会补充一些员工。裕元厂这次招工的薪酬福利为:试用期内2100~2700元/月,试用期后2300~3200元/月。满3个月后年资加170元/月,最高290元/月。平时加班以1.5倍支付,周六、周日加班以2.0倍支付。试用期内加班11.29~15.06元/小时,试用期后加班12.76~17.01元/小时。这样的薪资在东莞制造业里属于中等水平,但比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薪资水平仍高出一大截。

过去十年,中国劳动力成本大约增长了3.5倍,人民币累计升值30%左右。目前,以东莞工人月薪普遍3000元左右计算,印度尼西亚大约1800元,越南大约1500元。一个1万人的工厂,在大陆一个月仅工资就要多付1000多万元。而鞋产品在美国市场终端零售价过去几年没有太大变化,这决定了耐克等客户的订单涨价幅度有限,要求代工厂转移的意愿越来越强烈。

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接受采访时称,中国鞋制造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三成订单已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宝成在珠三角减少了上万名工人,其中,中山三乡宝元以及东莞黄江裕成等厂区调整幅度较大,部分生产线已往江西等内地省份或东南亚转移。

宝成前不久发布的数据显示,该企业2012年底在全球的生产线一共523条,其中中国大陆的生产线为204条,比2011年底的255条减少51条;但印度尼西亚则从2011年的134条增加到2012年的157条,越南也从140条增加到156条。宝成方面称,为配合品牌客户的订单配置及有效利用各地生产优势,该企业去年将中国大陆的部分产能转移到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地,2013年仍将持续强化产能调度弹性,让中国大陆、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三地产能比重更加均衡。

即使如此,今年来,处于调整期的宝成业绩仍不尽如人意,旗下鞋企增速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2013年1~6月,宝成子公司裕元工业()营收37亿,同比增长1.4%,而()营收8.86亿美元,同比微降0.3%。宝成盈利能力也有所减弱,今年第一季度净利率跌至2.4%,下滑到鞋业约定俗成的5%这条正常临界线以下,而去年同期,该数字还达到6.5%。

宝成方面表示,面对制造业成本上涨,将提高生产效率以及加强产能调度的能力。此外,以更细致的市场定位以及更严格的成本管理,让整体运营回到正常水平。

渠道受阻

一边是成本节节攀高,一边是市场转冷,冷热夹攻中,制鞋业陷入前所未有的煎熬时期,不仅制造环节承压,渠道也开始受阻。

连耐克、阿迪达斯等跨国大鳄都因产能过剩而大削价甩卖。2013财年前三季度,耐克大中华区的营收下滑了6%,耐克表示,这是由订单减少以及零售终端的去库存所带来的。

()、()、()、()以及特步体育()等五大本土体育品牌,继去年合计关掉3800家店之后,今年以来,打折促销、清理库存仍在继续。广州东川路运动城特价场等已成为李宁、匹克等品牌轮流清库存的阵地,李宁运动鞋最低甚至打到两折。

不仅是运动鞋库存高企,女鞋市场也出现饱和。女鞋龙头企业(,下称“百丽”)的现状即难言乐观,截至2012年12月底,存货高达70.33亿元。

百丽官旗舰店在今年7月29日~8月3日举行夏季凉鞋清仓2折起的促销活动,而百丽旗下优购也趁入驻一周年之际搞起周年大促,百丽旗下包括百丽、他她、天美意、思加图、茵奈儿等多个品牌全部参与,全场2折起,且部分凉鞋折上满399元再减100元,今年最流行的茵奈儿宝石胶夏款女鞋最低仅需59元。

“在电商渠道上,主要是40~100元的鞋子畅销,超过200元的很难卖得动。百丽上甚至卖不过红蜻蜓、奥康等品牌,因为温州鞋价格更低。”一位鞋企老总对说,走中高端路线的百丽也不得不卖起了“白菜”价。

百丽不属于主动去拓展电子商务类型的鞋企,这决定了百丽一时不会打破以线下为主、上为辅的格局。缺乏专门为购度身定制的产品,百丽优购一定程度上变成线下产品清库存的阵地,购业务难以做大。前不久,优购首席营销官徐雷、高级副总裁谢云立等高管相继离职。

而受疲弱零售环境、行业竞争加剧及电子商务的冲击,百丽线下也显得乏力。目前在中国大陆拥有18316家零售店(其中鞋类12532家)的百丽,今年第二季度鞋类业务同店增长仅为0.5%,运动服饰业务的同店销售增长则为2.5%。

证券分析人士郭家耀认为,百丽目前门店总数较去年底仅增长4.3%,低于管理层新增10%门店的目标,鉴于目前销售环境疲弱,该公司或会下调开店目标。百丽将于8月中旬公布中期业绩,受鞋类销售表现疲弱及员工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市场预期纯利将会按年倒退约8%。

2012年,百丽净利润为43.52亿元,较上年仅增长2.3%,而此前净利润多年保持超过20%的增长。事实上,百丽2012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1.7%。以此推算,其去年下半年净利润同比已开始出现负增长。

重拾贴牌代工生意

宝成、百丽等鞋企巨头的日子过得不舒坦,中小型鞋企则过得更加艰难。

继安加、飞利达、联运等鞋企关闭或搬迁之后,东莞近一两年来依然陆续有鞋企倒闭或者搬迁至他处。()因制造业务难以转亏为盈,决定终止运动及休闲鞋制造业务,于今年1月底关闭了位于东莞的制造厂。

近日,东莞一家鞋企老板(化名)指着自己工厂对面的厂房对说,这家鞋厂已倒了一年多,厂房一直空着无法租出去。今年受到国外市场周期性调整以及国内结构性调整双重变化影响,订单锐减,或许他自己的工厂也将无法摆脱倒闭的命运。

“每个月工厂开支要400多万元,假如下个月补不上50万元的缺口,我们的工厂就可能关门。”吴军告诉,最近多家鞋材供应商老上门追债,他的合伙人出去躲债了,而他连自己女儿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但仍然无济于事,他和合伙人已投入的1亿元随时都可能打水漂。

已在东莞从事制鞋业20多年的吴军,危机后快速推进转型升级,从大批量贴牌生产转向小批量的自主设计研发,并试水内销。现在,吴军在内地中高档商场已开了25家店,一年的销售额大约2000万元。

“之前顺风顺水惯了,因此缺乏风险监控意识。不知道水有多深,没想到碰上最糟糕的时期,内外销市场都急剧下滑。之前,进入知名商场的门槛非常高,往往在进店前就要送20万元的红包。而随着市场不景气,目前诸多高端商场也不得不放下身段,主动向品牌企业示好,并将月销售保底额由20万元降低到5万元。最近,上海有一家高档商场就向我们招手,给予超优惠待遇,一年免租,20%的提点,我却因拿不出十多万元的装修费进退两难。”吴军极其无奈地说,因为他的手中目前已没有房产物业可供抵押贷款。

吴军算过一笔账,如果能开到100家店,销售额达到3亿元时,大约就有30%的利润产生,但这个过程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而他的企业目前却面临资金链随时断裂的可能。

为了生存下去,已多年不从事贴牌代工的吴军如今重新吃起了回头草,加入抢“白菜价”外销订单的行列。“要获得政府援手的机会十分渺茫,必须自己想法子渡过难关。虽然美国订单很廉价,但量大,现阶段即使没钱赚也可以先维持住工厂的日常开支,等到经济好转后再从长计议吧。”在吴军看来,中小型企业的灵活性更高些,创新以及创品牌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他依然未放弃他的品牌梦

宝成大陆砍掉51条生产线制鞋业进入最艰难

那个增高药效果好
柴油搅拌机厂家
如何才能快速长高
小孩矮小症的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