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时光里的温柔

2019-06-26 00:41:58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黄海琳近乎机械的让刘娟指挥着做这做那。±杂∨志∨虫±邻居们帮忙搭好了灵堂以后,就把罗阳的尸体放进了棺材里,然后停在了林堂。黄海琳觉得现在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昨天还拥着她入眠的人,今天就成了冰冷的尸体。她看着眼前的一切,乡亲们来来往往的身影,罗阳的父母瞬间老了二十岁的脸,还有无忧无虑现在还不懂发生了什么的安安,他觉得他们都离她好远好远。“哎,谁能想到他们家会发生这种事呢,老罗两个都快五十了吧?还有这孤儿寡母的,哎,真是……”“就是,听说啊罗阳是被他那城里的媳妇儿给客死的,可怜老罗两口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假的,还有这种事,你听谁说的?”“去年刘娟不是回来给罗阳算过命吗,那八字先生就说啊,他们家有个扫把新转世,只要跟她在一起,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那怎么就确定是他媳妇儿,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命没那么大吧?”“前几年罗阳不是还住过一次院吗,听说那时候他们刚认识呢,这刚认识就住了院,结了婚就得了肝癌,这也太巧了吧!。”“罗阳那次住院不是说得罪了什么人吗?”“老罗两口子那时候又不在c市,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的议论听在黄海琳的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让她本就混沌的脑子,瞬间支离破碎。是她吗,是她害死罗阳的吗?罗阳是因为她才住的院,这是事实,可她也不想啊!至于得了肝癌,这个也是她造成的吗?不,不是这样的,罗阳不是她害死的,她那么爱他,怎么会伤害他,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说。黄海琳跑上去拉住那人的手臂,哑着声音问道,“你们刚刚说什么,说清楚。”她这一举动让旁边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那个被她拉住的人见自己在别人背后说的话既然被当事人听到了,顿时就有些尴尬。“我们也只是随便说说,你也知道八字先生的话不能相信的。”“既然不能信,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说?”她刚失去了丈夫,这些人不安慰她,还在背后乱嚼舌根。黄海琳死死地拉着那人,非要他给个说法。刘娟看情况不对,走过来一把将她拽开,“发什么疯?”黄海琳踉跄了一下,“他们……”“他们怎么了,他们说错了吗?你们刚认识他就进了医院,结了婚身体就越来越差,还得了肝癌,这些都是因为你。”刘娟失控的吼道,不是她迷信,事实就是如此,从认识她,罗阳就灾难不断。黄海琳愣愣的听着这些话,张了张嘴想反驳,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安安看奶奶好像在欺负妈妈,就跑过来抱着刘娟的腿,仰着头说道,“奶奶,不要欺负妈妈。”黄海琳侧头看着安安,瞬间泪如雨下,她甩开刘娟的手,蹲下身,紧紧地抱着小家伙痛哭出声。罗阳离开了,她的世界也跟着一片灰暗,她以为她会一直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可是,她还有安安啊。“妈妈不哭,奶奶是坏人,我们不理她。”他一边说着,笨拙的给她擦着眼泪。这是她和罗阳的孩子,是罗阳留给她的宝贝,她一定要振作起来,安安已经没有爸爸了,她不能让他觉得妈妈也不要他了。因为家里要办丧事,罗正国就出去买需要的东西,回来的时候才听说了这场闹剧。“你觉得家里的事情还不够多是吧,就不能消停典吗?”他们已经失去了儿子,难道连孙子都不要了吗?罗阳已经不在了,黄海琳是有权利带着安安改嫁的,到时候他们怎么办。把人得罪死了,以后别说安安给他们养老,就算想见他一面恐怕都是难事。“我说错了吗,她都把罗阳给客死了,还不让人说。”刘娟也知道罗阳没了,黄海琳也不好过,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她能理解是一回事,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原谅她。罗阳出殡的这两天,黄海琳只要有空就会抱着安安,就像以前一样,跟他讲故事,或者陪他聊聊天。小孩子童言捅与的话,总是能把她那颗快要坠入深渊的心拉回来。这两天她经历的痛苦,比她钱二十几年经历的还要多,先是罗阳的离世,刘娟的殴打,罗正国的无视。然后是那些乡亲父老的指指点点和敬而远之,他们说罗阳是被她客死的,这个结果是他们这里的八字先生算出来的。所以他们同情他的同时,却又离她远远的,生怕她会影响到他们什么。怪不得刘娟对她的态度会一下子转变那么大,原来是有人说她是扫把新转世,只要靠近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黄海琳想到这里,满心的委屈和愤怒无处发泄,如果是以前,罗阳一定会好好哄着她,不让她瘦一点委屈,可是现在……等这件事结束了,她就带着安安离开这里,她绝不会让安安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她失去了丈夫,再不能跟儿子离心。出殡的前一天,黄伟和蒋丽云也来了,看着眼前的林堂和明显瘦了一大圈的女儿,他们又是心酸,又是心痛。“这件事过了,就回家住吧!”蒋丽云说道,黄海琳看着眼前的父母,她好想像以前一样扑进他们怀里寻求安慰,可是现在的她,她还能像以前一样吗?“我想带安安离开c市。”黄海琳说道,她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绝望的地方。“离开这里,那你打算去哪而?”黄伟问道,她都没有上过班,还要带着安安,怎么生活。黄海琳说,“现在还不知道,过了这几天再说吧!”去哪里都无所谓,她只想离开这个让她痛苦的地方,和安安好好生活。蒋丽云不赞同的看着她,“你一个女人,又没有工作经验,你打算怎么养活安安,养活你自己?”“我会去找工作,不管做什么,我一定能照顾好他。”黄海琳回到,以前不会的事她可以学,她会照顾好安安,不会让他受苦。罗阳出殡这天,天气很阴,似乎随时会下一场暴雨,空气闷得让人呼吸困难。黄海琳牵着安安,走在棺材后面,送他一程。“妈妈,爸爸为什么要躺在里面让别人抬着,这是在玩游戏吗?”懵懂的安安不明白,他的爸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起来陪他玩游戏了。黄海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是啊,爸爸在玩游戏,所以安安不能去打扰爸爸哦。”他还这么小,跟他说了他也不会明白,而且,她希望安安一直能这样开心快乐,没有任何伤心烦恼的是。罗正国和刘娟走在队伍的前面,罗阳要安葬的地方离他们家并不算近。到了以后,所有人都有些喘,尤其是那几个抬棺材的人。可是这种事谁都不会抱怨,这是对死者的不敬,也是对人家家人的不敬。接下来就是石头工匠的事了,其他人也只能看着,黄海琳废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没有上前去阻止他们。------题外话------昨天周末,家里人太多,静不下心来,朋友们多多谅解,“么么哒”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东莞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连云港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宣城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