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美秋

2018-09-15 11:49:19

当太阳渐渐散发出它一天中的大部分光和热,这个难以思议的燃烧体会是怎样的一种热情驱动的星体,充满了神奇的内涵,以直接深入触摸的方式触摸,深入。触摸生命体的眼球晶质角膜、神经极敏感的皮肤,透彻血液,传导至人们的五脏六腑,把宇宙的精液注射至人类的灵魂、精神内部,甚至透彻地,也许以不可达到的深度进一步触摸和深入着贯通时空,以至每一代人类,他们内在储备的颜色也不够应付这种自然的交融和探询。我以为,相对于人类的或其他各类生命种属的观看、体察的眼睛和器官来说,这种储备已久的、更新嬗变已久的眼球的杂色已不足以令它满足,也许它更善于冶炼铸造纯粹的原色,由浅入深,又深入浅出地千万次过滤和淬火中直达每一种延续变化中的交界,却又无交界的那些层次变化中既这样又那样的刹那间状态,对于它的诱惑超过了对纯粹成熟状态的诱惑。诸种视觉的感触,相对于人内在时钟齿轮与心灵咬合的颤动、节奏的和谐融入来说,只不过是一种表象......

太阳渐渐西斜,此时我们心中的幻想仿佛超越了凡俗要进入永恒的流速。宇宙这条大河是敞开来的,在一切诸种事物群杂中,缓缓.平静地流淌着变化着,时时接纳着与它相触.激撞火花.交融喜悦的心灵。

秋天,这种因季节循环而到来的人类心理感受,一切生命体同时接受的状态,仿若两种性别:阴性.阳性。阴性,阳性的交合,一种因过分消耗而来临的的疲乏,同时忘我的到来,刹那间一切俱得着宁静,身心合一......

秋天,已不再是宇宙运动的一种状态,也不再仅仅只是宇宙万物体现出来的表征,而是在这一切表征之中,内外合一的实现。

秋天,一切季节中诗意(春天画意,夏天是织锦,冬天则是雕塑)的季节,这种诗意已然超越了我们贫乏的语言,既非激荡如罡风的激情抒发的那种诗意,也不是充满枯萎萧索的肃杀、霜花及秋阳如虎的炙灼者,而是一种“人道天成”的自然之诗,这诗已融含了万有之精华,使我们自一瞥之中即领会万物生命及不朽之灵悠然自适的诗,而我们却找不到自己创造的语词之中(众多的语种中语音、字符),那怕小小的一个符号来表现,只能感叹,只能赞美,只能张开我们早已习惯使用语言表达内心中诸种情状、思绪、意义的觜巴,发出音:“啊”-"a"或其他。可我们发的这个简单的音,却不具实在意义,甚至不具虚拟之意。我们所因之发出音的“那个”却那样的丰盈满溢,流彩蕴光。人类的语言贫乏到不足以捕捉宇宙中诸种能擦亮人类心灵的存在,可宇宙,自然却轻而易举就实现了。这种实现是昭示,赤裸裸呈现出来,摆出来,放到你的眼前,未加任何评说(人类的评说、解释太多,却未说明什么),而包蕴千般内涵,没有幻想,纯净、袒裎,是其所是。

秋天,美的自然万物,美的诗的意境,而我们人类呢,生命呢?我们将怎样唱歌?唱生命之歌?唱出大宇宙给我们馈赠精美的礼品时喜悦的心境心情?可大宇宙却时时启示着,撩拨、刺激着我们与天地万物相通电的神经末梢,以传达着它的信息,它的启示,它的情感,它的智慧。

我们自古就在唱忧郁的秋之歌。(清而不凄,悲而不哀,这是秋风之籁。)

我们自古就在以各种语音、各种字符唱着忧郁、伤悲,或者充满对大地馈赠的感激及丰收庆典的喜悦之歌,而我们的忧郁及伤悲,则是一种怀念,一种回忆。这种怀念、回忆俱都是对象已失、落空的心境的表现,这是惋惜。这是一种失去了的空虚心灵对失去者的挽歌、祭奠。可大宇宙从未失去过。它只用另一种,另外的形式来表现,从来没有过去、失去的。只包含丰盈,而不掩藏。只是表现的丰盈,而非失去此物,以彼物相替代的那种丰盈。

我们又唱起了凡俗的歌,淡淡的哀伤之中却羼杂着巨大的喜悦,以致我们不可能像大宇宙所启示的那样永是丰盈、精妙、和谐,始终恒一的......这是多么的畸形,多么的不和谐。人与天,处在怎样的一种状态上,相互运转着却又如此......而我们始终喜悦,只能喜悦。

秋天的下午渐渐散发着一天中大部分光热,似乎显出衰竭的迹像,却一点不像要完结,那是永不完结的......

我收回翱游的心志,注目我心外,又内在于我内心的诸种景物,发现陷入山岭环抱的原野,各个村镇集市,人烟稠密的居住栖身繁忙点,正好成了令我们留恋,观察各种景物的立足点,我就得以面对我心中的山和水、天和云,风把我带入美妙的景致中。

山,多么蓝幽,这是我已无更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和比喻,只觉得这蓝幽也许能表达我心中的赞美,我难以确定。可我心中却感觉到我想要赞美的景致似乎在那一种心理对应中充满幽蓝的梦幻般的迷醉,这散发幽蓝和梦幻的,也许是整个,全部山的创造:一片树叶,一块岩石,一撮土,一茎草;一朵花,一只昆虫,一条溪泉,一条小径,一个进山的人,一个出山的人,一点点细微的声音,一缕烟,......都满含着难以表达的那种幽蓝的丰盈,幽蓝和梦幻,喷吐着,弥散着一种的美,无以言说。

天和云呢?因为太阳,我只是把从与太阳注目对视中被触摸成殷红的大圆点上,稍稍挪移开我的珠眸时瞥见,无穷无尽的深邃是湛蓝,白云如锦如雪,那样飘逸,轻盈,悠然,如丝如纱如绢,仿若要飘向更深的天空,好把我整个生命化为一种轻盈、飘逸、悠然的天空的深邃。

风啊,我赞美,可我却被一种升华的力所控制,难以自己。我又如何来歌唱你伟大的温柔呢?你又把一切都指给我看了个透彻,我追踪着随你的芳踪去丈量秋色秋声秋味秋意秋的千姿百态之美。

突然我的心中传来一种清澈、甘甜的汪积,漫溢着音韵,那是秋泉(仿若心脉中的泉),浸润着、渗透着所有阻隔我内部流淌着的另一种泉的墙壁,要同我的血浆一同殷红,一同流淌,一同汪积,一同浸润,一同渗透我整个生命。风却以羽绒般的温情抚拭和拍打着我,要把我从这样的交融中唤醒,让我进入更大的梦境。

秋已临,众山环绕的田野向我们敞开,展示深秋。人们在焚烧稻草,烟雾弥漫在风中高耸的山显得愈巍峨神秘瑰奇,大地朦胧之中,经受烈焰和烟雾的洗礼,丰厚的渴望自大地使肥土沃壤波动,沉厚的波动与田野上的脚步多么合拍。大地呵,深秋的祭典早在收割的劳动中举行,我们的心中就是祭坛,我们更狂热地祭祀,因生生不息时时来与我们团聚的先祖自每一茎草,每一撮滋润的泥土,每一缕烟雾,每一颗洒落的谷物,每一个行过田野的人们的脚步声里带着永生的狂喜和回归的决心与我们共享生命的快乐;在田野上,焚烧稻草的烈焰和烟雾朦胧而深沉思想者的面孔,大地的面孔,在内在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另一个世界,与我们的生活水乳交融,凝为一体,与我们同乐共悲。群雁南翔,众鸟清啼,天空晦暗,天光柔和,风追逐着我们,因厚重衣物而燥热的脏腑要与我们拥抱的,还有大地的亲切,朴素的稻草烟味,大地土壤,祖先神灵,秋水浓云,女人们,男人们,诸多事物的气味要浸透渗入我们心灵的深处。大地呵,托负着我们,托负着风、天空、神灵、祖先与向上飘飞升扬的生命之歌缓缓起舞,汽笛长鸣,群鸽翱翔,天空展示蓝的深邃,大地在颤动,如妊娠的母亲,因胎儿蠕动而震颤,那颤动与我们的血脉和心跳多合拍。风呵,与我们相亲相爱的风,把更多生命的种子扬起,播撒在大地和天空,大地以她特有的重力吸附着使种子下坠,深入滋润的泥土,朦胧、神秘的播种,在我们灵悟的瞬间仿佛整个时序被颠倒、打乱,与生命同享阳光、大气和风的抚爱,春天跳跃着一步就跨过冬的渊薮,踏着寒风的遗迹欢笑着,成群结队如少女的海洋向我们走来,走来,大地呵,母亲,我们同您一起遥遥迎向她们,即使狂风裹着锋刃,即使冰雪挟着雷电,即使阴晦和黑暗潮涌起惊涛骇浪,我们的心一同颤动,一同跳跃,一同欢歌。

未知已向我们展示澄明,希望和欢乐的大典如旗帜在天空飘扬。

黄昏悄悄来临,如一位绚丽多姿,光彩夺目的古典装扮的美女,可惜那种美得令人心惊之中,却听到了李商隐的吟哦—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隆冬的脚步就随着令人心碎的美秋身影之后......

当我们回头展望,烟雾之中的田野,众林木也像有灵魂似的若隐若现;时而昂首挺胸,时而与风相舞,似在为此沉思的心灵、大地、天空和风相应答,展示秋之歌的音符、音阶、旋律的和谐以及内涵澄明的诗意的歌词美。

gpo-3
酒泉金锁阳养生茶
盛天龙湾1-60㎡户型图-柳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