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记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人间

2019-10-13 06:49:42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道友记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人间

暗夜无边,道观院内荒草及膝,挺然而立的聂长老脸上满是激动兴奋的神情,因为能够参与到三清道门核心的机密之事而感到激动,兴奋则是因为他竟然如此容易,就把这件事情做成了。

“叮”

荒院里发出一声清脆的轻响,像是有人隔着石板,用铁钳轻轻敲击。

聂长老蓦然发觉自己飘忽的道心,心中一惊,慌忙收敛笑容,对着小楼前那座半丈高的石碑,躬身行礼。

无数道光华从石碑表面激射而出,灿然如道道明亮的剑光,照映的道观院内更加幽深诡异,光华黯淡之后,石碑片片脱落,一名衣衫褴褛的老道赫然出现在原先石碑立着的位置。

聂长老再次躬身,恭敬说道:“聂某幸不辱使命。”

老道身上的道袍虽然破旧,但再没有天火峪茶棚内的邋遢之色,高耸的道稽上斜插一枝古意盎然的乌木,饱满的额头,加上炯炯双目,仿佛有洞彻天地的智慧,枯瘦的右手里握的正是玄冥石碑。

“劳烦聂师侄。”老道没有回礼,只是淡淡说道,转身向院外走去。

做成这么一件大事,为何天师脸上竟然没有半分轻松,反而是一种临战之前才有的凝重?

难道果真如传说中那样,天地之间潜伏着一种超越人类修行者的邪恶力量,数万年来,一直在从旁窥伺,企图将整个世界拖入冥界的地狱。

这种人间顶峰,隐晦的事情,对他这个层次地位的修行者来说,简直就是故事或者传说,聂长老想不明白,也无法体会,看了一眼门户紧闭,恢复往常的小楼,摇头离去。

……

半晌,钟二循着痕迹才追到破落道观的门前,小道士疑惑的四下张望,并没有半个人影,一股荒芜陈旧的气息在道观四周蔓延,已经是天启中境的他,自然看出这其中的古怪。

放做是以前,钟二不会插手这种事情,早就抽身而回,置身事外。只是做了那个决定之后,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只要遇上的事情,哪有不弄明白的道理。

院落里,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正对大门的一座小楼和两边的数间厢房,什么也没有。

钟二试着推了推那座小楼的石门,纹丝不动,仿佛石门和那石楼早已连成一体,再也无法撼动,周遭也没有任何关于无名道观的匾额和石碑之类的痕迹。

“难道不是这里?”钟二疑惑的再次查看脚下荒草间细微的痕迹,闭上眼睛,感受聂长老和徐风的印迹,确认他的判断没有出错。

“也许又去了它处。”钟二想道,失望的摇了摇头,顺着来路折返而回。

……

大夏皇宫坐落在郢都北区,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巍峨建筑,大片大片的金黄琉璃瓦片,在秋阳之下熠熠生辉,越过皇城,再往南,穿过典礼司设置的十二道白玉牌楼,一片清秀的建筑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大夏王朝的东城院。

在群山环绕的半山坡,一片极大的空地上,几百座大大小小形制各异的建筑围成一个巨大的“中”字。比起皇宫的巍峨,这片建筑显得有些低矮,但胜在清秀精致,雅人至深。像是皇宫的后花园。

深处的一座小院,一名中年书生手持利斧,正在卖力的劈柴。

书生,做劈柴这种力气活,本来就有点扎眼,更何况这名书生一身锦衣,纤尘不染,那里有半点做体力活计的样子。

黑色的圆木,是天封山上树龄万年以上的火云雷击木,书生虽然扮相不太专业,劈柴的技术却是,坚硬如铁的黑木,刚刚在木桩上竖起,梆的一声,手起斧落,雷击木均匀的化作两半,却没有倒下,依然稳稳的立在木桩之上,梆,梆

,又是两声轻响,大小一致,长短适中的柴禾就劈成了。

劈柴的速度和动作,虽然已经很是娴熟流畅,院落后面的小屋里依然传出不满的声音:“快点,肉都切好了,我等着下锅呢!”

劈柴的书生正是天下闻名的夺命书生梁文道,做这些活计,从来不用道法,这是师父和他达成的默契。

梁文道停下手中的斧头,抱起一捆劈好的木柴,一路小跑向小屋而去。

把堪比黄金贵重的火云雷击木拿来烧火,用万象城神级风磨铜制成饭锅,以天封山九曜妖兔的幼兽下锅,能吃上这种火锅的人,除了龙千秋,整个大夏没有人这么,或者说是无聊。

“这小兽,肉会不会嫩了一点?”身材高大的龙千秋,虎视眈眈的看着在铜锅中沉浮的红肉,疑惑说道。

“下次给您捉一只千年老妖试试。”多年来,屡次被师父捉弄,梁文道耳染目濡,竟也学会了这种调调。

“天封山后面是云溪,云溪之后是蛮峰,蛮峰之后才是黑山,黑山之中老妖极多,那天你给为师捉来一只黑山老妖,才算是尊师重道。”

梁文道不敢接话,世界有多大他不知道,但师傅曾一路向西,日夜飞行,三年也不曾到达天地的边缘,师傅所说的云溪他倒是听说过,至于蛮峰和黑山倒是闻所未闻。

龙千秋依然注视着翻滚的火锅,突然问道:“那几个孩子都进城了吧。”

“进了。”梁文道说道。肉香弥漫,他感觉应该可以出锅了,抄起筷子准备下手,师徒之间不必太过讲究礼仪,也是两人达成的默契。

“加火!”龙千秋突然说道。

梁文道俯身加柴,抬起头来,发现锅里已经只剩开水,那里有肉。

龙千秋眯着眼睛,咋咋嘴巴,舒服的说道:“人间!”

……

火锅的味道在小院中弥漫,小院外面繁盛的花木当中,有狐狸,麋鹿,野猪,松鼠,枯木老树上还盘踞着两条花斑大蟒蛇,远处的林木间甚至隐着几头虎豹,他们试探着向小院靠拢,终究慑于院子里那道震慑天地的强大气息,逡巡不敢进入。

妖兽特有的肉香,让方圆百里之内的动物毫无抵抗之力。良久,梁文道提着吃剩下的锅底从屋里走出,看着麋鹿和野猪,不满说道:“你们吃草的也来凑什么热闹。”真元一动,那些剩下的骨头和碎渣,在天空中化成出一道流光,射向远方,密林立刻响起无数异动,那些动物争相奔出。

饭后,师徒二人坐在小院的木桩上喝茶,闲聊。

“前些日子,他们中的一道玉符出了北城门,然后就莫名消失了。”梁文道说道。

师父喝茶用的是壶,梁文道用的是盅,但茶叶都是一样的茶叶,龙千秋看着为王朝操劳,耳鬓风霜之色渐起的爱徒,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悲意。

押了一口茶,愤然说道:“都是快死的人了,能不能让消停几天,哪怕是尽尽的仁义,道门那帮老糊涂又出什么幺蛾子。”

“列云商已经在查了,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

“确定是有剑那个?”龙千秋问道。

“是徐风,徒弟早先把徐风和蒋辽弄颠倒了,现在明白了。”师父面前,梁文道歉疚的笑了笑。

龙千秋丢过去一个略显鄙夷的眼神,说道:“人要找到,活着找到,一切等青衣试完了,再跟这帮老混蛋算总账!”

四川有权威妇科医院
广东好前列腺增生医院
济南治疗盆腔炎费用大概多少
辽宁权威治疗白癜风医院
湖北输卵管堵塞手术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