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是真的被熊孩子所杀

2019-11-10 20:24:54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梵高是真的被熊孩子所杀?

距离巴黎不远的奥维尔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这个小镇因为是画家梵高的居住地,而成为全世界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这里有梵高笔下的麦田以及乏味的小镇建筑,也是梵高开枪自杀的地方。

梵高是自杀的,所有传记、电影和介绍文章都这么说,直到2011年史蒂文·奈菲(Steven Naifeh)和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Gregory White Smith)出版传记《梵高:人生》(Van Gogh: The Life),首次提出了“梵高不是自杀”,是死于小镇少年的误杀,引起轩然大波。梵高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两位作者在一期的《名利场》上撰文,引用法医的研究,用事实进一步证实了他们的观点,重申梵高之死不是自杀。

重写历史,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天空灰蒙蒙的显得特别低沉,风呼啸着卷过大地,惊起了一群乌鸦。一个孤独的流浪者,拖着蹒跚的步子走向一片金色的小麦田。他带着一个画布,一个画架,一包颜料还有一脸痛苦的表情。他摆好了工具箱开始忘我地作画,急于去捕捉同暴风雨临近时麦子疯狂旋转的场景。如同风鞭挞着小麦使之疯狂,他将不详的云朵加在了画布上,接着是盘旋在他的头顶的乌鸦,当他向上看的时候,他暴突的眼睛中竟带着疯狂。他来到一棵树下,写下这样一段话:“我绝望了,看不到出路。”然后他痛苦地咬紧牙关,将手伸进了口袋......长镜头中,麦浪在风暴中疯狂翻滚,一声突然的枪响,让路过的司机吃了一惊。然后,音乐响起,“剧终”出现。

这是一个伟大的画面,一个永恒的传奇,世界上受钟爱的艺术家,荷兰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之死,也是1956年上映的《梵高传》电影的一幕场景。

过去几十年来,“自杀”一直是梵高传奇中毋庸置疑的一章,公众热爱那些画面。但是,现在要人们接受梵高不是自杀而是被熊孩子误杀了,似乎总少了些艺术神秘的美感。2011年,普利策获奖传记作者史蒂文·奈菲和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就在他们的传记作品《梵高:人生》中,首次提出了“梵高不是自杀”的看法。但是这观点一经提出,他们就发现自己处于人们的质疑和攻击之下。

一期的《名利场》杂志再次刊登了“他杀说”提出者史蒂文·奈菲和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刊登的文章,他们两人在法医提供的证据下,重申梵高不是自杀。

2011年,《梵高:人生》刚刚问世就引起了巨大的关注,许多媒体包括BBC在内,都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但是,奈菲和史密斯却认为,“那些追求疯狂角度和限时报道的们(特别是在英国)跳过了整整900页的正文部分,一路猛进直奔附录——梵高是被谋杀的!知名画家惨遭少年杀害!诸如此类惊悚的标题大张旗鼓地叫嚣着”,实际上对他们作品的内容没有进行详述,大多是断章取义。

在相对小范围的学术圈中,包括研究梵高的学者、艺术史家、策展人、专家也同样不满意,许多人多年的研究着作都深植于“梵高自杀论”的传统叙述。这些人不仅不赞同他们的新观点,甚至可以说是被激怒了。

梵高美术馆则在其站上以一条措辞严谨的公告,表达了游移的态度:综合考量来看,要确定自杀就是梵高的死因还尚言之过早。

梵高自杀说是怎么来的?

就像其它关于梵高自杀的所谓的那些“早期资料”,主要依赖于一个人的证言——艾德琳·拉瓦克斯(Adeline Ravoux),梵高所住客栈所有者的女儿。梵高住在奥维尔镇(Auvers),他也死在了这里。梵高死的时候,艾德琳只有13岁。她首次讲述梵高之死,是在1953年。当她讲述的时候,实际上是把半个世纪之前父亲告诉她的故事讲了出来。但她讲故事的内容每次都在不断变化,甚至发展出戏剧性的塑造。

另一位目击者是梵高医生的儿子保罗,梵高曾为他父亲画过肖像画。梵高死的时候,保罗17岁。之后,保罗花了大部分时间吹嘘自己和他的父亲对这位艺术家的重要性。而梵高弟弟西奥(西奥·梵高,艺术品商人)的儿子却说保罗的很多说法“都不可靠”。

实际上梵高“自杀”正是处在一个适当的时间。他死后,艺术世界终于认可、接受了他的创作。尽管在他去世前几个月,巴黎一家着名的杂志报道赞美了他的作品;尽管因绝望而自杀的叙述与此时的时机并不十分吻合,但精灵离开了瓶子,他还是离开了人间。而梵高扣人心弦的自杀殉道的故事,就像火箭起飞一样,提升了梵高的名气。

梵高为什么不可能自杀?

关于“自杀说”,奈菲和史密斯认为都是一派胡言。

、梵高并没有为他的日子留下任何只言片语。电影其实犯了一个错误:梵高并没有留下遗书。对于一个如此放荡不羁的人来说,留下遗书才是奇怪的。人们在他死后,在他的衣服里发现了他的一封信件。而这封信被证实是在1890年7月27日,梵高受到枪击的这一天,写给他弟弟西奥一封信的草稿。那封信表现的是对未来的积极乐观,甚至是热情洋溢的态度。此外,就在梵高还没有被子弹击中腹部的前几天,他还订了很多颜料。

第二、在梵高死后数天内,并没有任何早期的记录提到“自杀”,它们仅仅提到梵高“他伤了自己”。奇怪的是,奥维尔城镇的居民似乎像有计划般对这个事件保持沉默。首先,尽管当时夏天的街道十分拥挤,但却没有人承认看到过梵高那次导致他丧生的外出。没有人知道梵高有枪,也没有人承认在梵高自杀后找到了那把枪,更是没有人找到过梵高当时携带的物品如画布、画架、颜料等等。他临终时候的医生是一名产科医生,可能根本无法对梵高的伤势做出正确判断。

第三、无论如何,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无论多么精神失常,试图开枪来自杀的话怎么会只击中了腹部?就算只击中了腹部,明明可以开第二枪来了结自己,却为什么要带着中弹的腹部,忍着极度的痛苦,蹒跚着走一公里的路回到自己的房间,在痛苦的挣扎中度过了29个小时才死去?

第四、事实上也很难有人能做到用左手射击自己的左侧。梵高不是左撇子。但不论在那一种情况下,自杀者都会在握着手枪的手掌上留下灼伤的痕迹。让我们假设梵高的确以一种扭曲的姿态举枪自杀(更不用说掀起自己的上衣自杀了),法医Di Maio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伤口附近必然会有烟灰、火药的粉尘以及皮肤灼伤的痕迹,但任何一份法医报告中都没有见到这些。这也就说明枪口的距离应该在一到二英尺以外。”

梵高到底是谁杀的?

当时,警察曾调查过梵高的枪击事件。当地警方曾在梵高死前询问过他:“你想自杀吗”,他回答了一句令人困惑,且模棱两可的话:“我觉得是这样。”

那么如果梵高不是自杀的,到底是谁杀了他呢?

雷内· 萨克里坦(René Secrétan)很可能是凶手。16岁的雷内是巴黎一个药剂师的儿子。1890年夏天,他和他的家族一起到奥维尔避暑。在奥维尔,他率领一群小混混用恶作剧欺负人,曾经常装扮成野牛比尔,就好像他是一个英雄。他买了一个纪念品服装(流苏鹿皮、牛仔帽、皮套裤)和一个老式小口径手枪,看起来具有威胁,但老是出故障。

他发现了一个目标——一个名叫文森特的奇怪荷兰人。那时梵高已经成为谣言和嘲笑的对象,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带着支离破碎的耳朵、尴尬的负荷,穿过小镇。只要自己高兴,梵高就会随意到处作画。喝多了,还会与人莫名其妙地进行激烈争论。

雷内的父亲在社区里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所以雷内有很多朋友,而梵高并没有朋友。雷内故意请梵高喝咖啡,迎合这个孤独画家的谈话艺术,并付了一轮又一轮的饮料钱。之后,他就拿梵高说的一些话作为笑料,来逗乐他的乐队朋友。而梵高不止一次受到雷内和他伙伴的捉弄。

有一份长期被忽视的资料来自于瓦兹当地一个杰出家庭的女儿。据她所言,那致命的枪声响起的时候,梵高是在通往雷内家别墅的路上而不是在麦田里。

雷内后来在法国成为了一位受人尊敬的银行家和商人。当他看到梵高的电影后,决定抓住这机会来打破一生的沉默,但是他只承认那把枪是自己的,其他什么也没干,当事故发生的时候,他已经离开奥维尔了。

在20世纪30年代,当画家的死亡仍在人们的记忆中,着名学者约翰曾前往奥维尔采访过一些当地人。之后,他向很多人,包括至少一个记录员说起他听到的谣言,几个“小男孩”意外击中了梵高,男孩没敢出来承认,是因为他们害怕被指控谋杀,梵高选择保护他们,自己将这次枪击事件揽下来,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自杀式殉道”的结局。

北京体育网
密山养生网
民生历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