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企业改制后债务承担主体是否变化

2019-03-08 08:39:22

企业改制后债务承担主体是否变化

编者按:履约时间较长是工程承发包合同的一个重要特点;履约过程中,合同的双方因为企业改制等原因,使承担权利和义务的主体发生变化也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但是出现了变化以后双方应该以怎样的认识继续履行好既定的合同权利和义务?本报今天报道的这则案例似乎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应引起承发包双方的注意。 案由:业主单位改制引发债务主体缺失? 1999年9月,太铁电务工程处与原平电务段签订京原线(繁峙-灵丘段)通信电缆大修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对工程的开工竣工时间、材料供应、工程质量、工程款结算、工程验交等有关事宜作出约定。之后,太铁电务工程处按约进行了施工,全部工程于2000年底前完工,双方按工程进度进行了验工计价。在施工过程中,原平电务段先后向太铁电务工程处支付工程款1 800 000元,尚欠819 560元工程款。2001年11月1日,双方就未支付的819 560元工程款进行签认。 问题是,根据国务院和铁道部的有关文件规定,2001年2月原平电务段部分人员、业务分离出来,组建了铁通公司原平通信段,后于2001年11月8日改为铁道通信信息有限公司忻州分公司。铁通原平通信段作为工程接管单位,与原告太铁电务工程处对该项大修工程进行了竣工验收。验收工作时间是在原平通信段成立之后,但验收时间签的是2000年12月16日。按照铁道部文件规定,原平电务段以2000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通信资产由铁通公司委托有关评估公司评估后(其中包括本案电缆工程项目),经太原铁路分局上转北京铁路局,北京铁路局作为铁通公司股东之一,以净资产入股交付铁通公司。 另查明,太原铁路分局财务分处对原告承揽的京原线(繁峙-灵丘段)电缆大修工程款项在1999年内全部拨付于被告原平电务段。2001年被告原平电务段随通信资产移交过程中,将拖欠原告819 560元工程款,逐级上报铁道部进行了评估后划转至被告铁通忻州分公司。该笔债务现在铁通忻州分公司财务帐上列应付款。 还查明,铁道部和国务院国资委于2004年11月20日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对铁通公司组建时随资产一并划转的23.88亿元债务作了转由铁道部承担的规定。2004年6月15日铁道部财务司又复函对该文件中关于23.88亿元的债务作出仅指铁道部本级的解释。 分歧:谁为承担该笔负债的主体? 如果没有企业改制导致企业分立,作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建设方,由原平电务段承担该笔因通信工程维修而产生的债务是顺理成章、合理合法的。但由于企业改制,通信工程设备作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以设备的总资产减去该笔负债的形式投入到新分立出来的企业(企业法人)。谁为该笔负债的承担主体就引起了分立后的原平电务段和铁通忻州分公司争议和推诿。本案出现了以下四种观点: 种观点认为,原平电务段是本案债务的承担主体。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平电务段是本案债务的承担主体,铁通忻州分公司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 第三种观点认为,铁通忻州分公司是本案债务的承担主体。原告完成合同约定的义务后,未能依法取得全部工程款,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原告请求按合同和欠款签认单约定继续付清未支付的工程款819 560元。但本案是企业改制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由于依照铁道部有关文件规定,将原平电务段中的通信电缆业务分立出来,组建铁道通信信息有限公司忻州分公司。当时,资产是由原平电务段和原平通信段(现铁通忻州分公司)的共同上级北京铁路局主持划分的,原平电务段根据北京铁路局的资产划分,将拖欠原告819 560元工程款随通信资产移交给了铁通忻州分公司。被告铁通忻州分公司应对原告负有支付工程欠款的义务。铁道部财务司财监管[2004]49号复函说明铁政法[2004]6号文件中关于铁道部债务的承担仅指本级,故铁通忻州分公司主张该债务由铁道部承担的理由不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九条款和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十二条之规定,铁通忻州分公司应向太铁工程处支付工程款819 560元。 第四种观点认为,铁通忻州分公司是本案债务的承担主体,原平电务段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理由是:根据铁道部有关文件的规定,原平电务段将通信业务、人员及资产进行分离,成立铁通忻州分公司。本案所涉及的通信线路经资产评估后,以净资产(资产减去负债)的形式投入铁通忻州分公司中,即该通信线路是以整体移交给铁通忻州分公司,以扣除负债的净资产作为投资的。在两单位的上级机关北京铁路局主持财产分割时,将该819 560元债务连同其他资产划转给铁通忻州分公司,显示在铁通忻州分公司的帐目上。铁通忻州分公司作为该通信线路大修工程竣工验收人和接收人,已成为该通信线路的实际所有人和受益人,应承担该通信线路移交接收时的负债。该通信线路虽已整体交由铁通忻州分公司,但原平电务段是该通信线路大修工程施工合同的签订人,将该通信线路大修工程所欠债务一并转给铁通忻州分公司未经太铁电务工程处同意,故对该债务应承担连带。

水陆两用挖掘机出租
手机电玩城上下分
微信捕鱼游戏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