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申花洗剪吹亮瞎你的眼王长庆新发型致敬本田

2018-06-08 13:48:35

VVIP顾客王大雷——人长大了

也该低调了

本版撰稿 首席 沈坤彧

前阵子申花门神王大雷换了个发型,在原先短发的基础上又用推子将耳朵两边的头发推成短寸。“换个发型,换个心情!”他说。新发型有说不出的清爽,也把他的脸部线条和五官衬托得更加分明和斯文。这种改变连老板朱骏都注意到了,他在担任比赛嘉宾解说的时候忙里偷闲特地夸奖了大雷的新发型。

这些年里,他没少折腾过自己的头发,各种炫目的发型和颜色都勇于尝鲜,但都没怎么为他挣到过好评。粗粗一算,他理过莫西干头、梳过玉米辫、烫过爆炸头、也扮过英国的光头党。金黄色出现在他的头顶已经完全不能让人感到触目,他还染过绿色和紫色。现在回想起当初对于折腾头发的热衷,大雷自己也笑了。“那时候很多人都接受不了我的发型,老有人说我,说这孩子真是不懂事,就爱瞎闹。现在想想也是,瞎折腾些什么哪!”每个人都经历过年少轻浮的岁月,想引人注目,想突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以此争取到别人的认可。他直到现在才懂得,人们不会因为一个怪异的发型而对一个人产生认可,要博得大多数人的尊敬,真的还是要靠自己的真本事。

都说大雷结婚生子以后整个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话没有错。如今的大雷更专注于自己在绿茵场上的表现,而在生活中,他也变得更加内省,从他的发型返璞归真这一点上便可见一斑。“还真的是这样,结了婚以后感觉整个人都沉淀下来了。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喜欢赶时髦了,我有时候走在路上看看,自己几年以前就搞过的发型,现在还在流行。可就算自己引领了潮流趋势又怎么样呢?能尝试的发型也尝试得差不多了。现在我真是懒得去操心这个了,我之前不是留的那长发吗?那是因为我都懒得去剪。想想要是在以前,我换发型可勤快了。”

现在这个清爽利落的新发型,大雷自己也特别满意,“说句实话,也挺难找到适合的发型配我这脸型的。”比赛的时候,他会用上一点发胶把刘海梳到一边,以防遮挡视线。他说短时间内也不打算再换新发型了,而以后即使换发型也不会再走夸张路线了,“人长大了,说话做事都喜欢低调一些,发型自然也要低调了。”

VIP顾客戴琳

当戴琳顶着一头怪异的彩色莫西干发型出现时,头一次在康桥基地进行训练的阿根廷新援斯基亚维感叹:“这发型这色彩,差点亮瞎了哥的眼睛。如果我也换成这个发型的话,回到家里,一定会被两个孩子当成怪物赶出来的。”或许斯基亚维不知道,他的中卫搭档也已经当爸爸了。

C庆建滨加入 后防“洗剪吹组合”成立

王长庆 新发型向本田圭佑致敬

上周末的沪上德比中,球迷们发现申花的后防线除了戴琳之外,又增添了一对“洗剪吹”组合。王长庆和李建滨这对好兄弟在赛前齐齐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一色的黄毛,而他俩面露得意之色地纠正“黄毛”的说法,“应该叫‘闷青色’,因为仔细看这颜色是带点绿的,现在流行这颜色。”

C庆是申花阵中的时尚达人,白羊座的他原本就热衷一切新鲜事物,而新发型自然是他每过一阵必须尝试的。年初刚从国安加盟申花时,他就顶着一头黄毛。半年过去了,头发已经渐渐由黄转黑,“我一直喜欢头发上带点颜色,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的皮肤显得白一些。我不喜欢黑头发,那样太沉闷了。而这次这个闷青色,可以加倍提亮肤色。”因为天热,C庆又顺便剪短了头发,他对自己的新发型十分得意,“知道本田圭佑吗?这个发型就是本田标志性的发型。”这种根根笔直冲天的发型看着精神,但打理起来也颇费功夫,需要抹上不少发胶。

作为目前这支申花阵中发型更换频繁的球员之一,C庆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发型应该经常改变一下,因为我每换一次新的发型都会高兴好一阵。常常换发型,能使自己的心情长期保持愉快。”

李建滨 想挑战一次高调的颜色

李建滨对自己的外表向来不在意,他穿着简单朴素,并不讲究品牌,一只七八百元的橙色双肩包一背就是四年。他对自己的头发也极少讲究,同样一个发型从成都谢菲联保持到了申花。建滨说,自己心里其实一直有个愿望,想染一个高调的颜色。上周末的德比中,他顶着一头所谓的闷青色短发上了场,颠覆了自己出道以来低调内敛、循规蹈矩的形象。“大家都说还挺好看的,我也觉得。”他羞涩地笑了。比赛后从更衣室出来,只见他新剪的头发湿漉漉地贴着头皮,也惹来了大家的嘲笑,“怎么头发塌下来了呀?人C庆的头发还好端端地竖着呢!”他摸摸头,讪笑几下,逃上了大巴。

宋博轩 业余兼职理发师

在申花队的历史上,奇葩发型向来层出不穷。球员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身在魔都感染了此地的摩登文化,习惯处处引领时尚潮流,头上的那片风景自然也不会马虎。先有95一代谢晖的挑染莫西干头,东北帅哥张玉宁到来以后则尝试了各种长发造型,玉米辫、马尾辫,即使现在看也不过时,他的东北老乡肖战波也是一头长发绑一根发带,看上去多了几份豪放不羁。

在这些人离开申花后,新一批球员中又有王大雷和戴琳等人继承前人“洗剪吹”的光荣传统,而宋博轩也是引领新一代“洗剪吹”潮流的核心力量。近两年小宋蓄起了头发,漂染了颜色,有时候挑一撮绑起,有时候就用束发带。他不仅对自己的发型很得意,而且对自己的理发手艺也相当自信。平时在宿舍里,宋博轩隔三差五总会给几个队友剪剪头发,尝试过他手艺的申花球员普遍给了他好评。

哈蒂布 花了800块拉直头发

菲拉斯·哈蒂布来了申花以后对自己的外表做了两点重要改变:一,他刮去了之前蓄了五年的大胡子;二,他把之前三十年从来不变的卷发拉直了。

来到上海初的两个半月时间里,这个叙利亚人一直在寻觅一家发型屋,他没有其他要求,只要理发师知道怎么修剪自己的一头卷毛,但他的寻觅终以失败告终

申花洗剪吹亮瞎你的眼王长庆新发型致敬本田

。“我以前至多两个星期就去剪一次头发,天哪,我该把自己的头发怎么办?”他的头发越长越长,终在两个半月后,他被申花队中的英语翻译张川拉去了一家理发店,那里的发型师给出的建议是,“索性拉直吧。”

但是他满头的卷毛,即便拉直也要费老大功夫。发型师不得不为此分了两天操作,前后相加花了好几个小时。步是把他的发卷全部展开,但因为赶着在赛前适应场地,没来得及拉直和做护理,因此不得不顶着一个爆炸头来到了虹口。因为发质不同的缘故,他的头发即便拉直后也很难达到像中国人那样笔直的状态,为此他每天都要抹上相当于普通几倍量的发胶,以便保证头发的服帖。

因为人生之前的三十年都是卷发,一夜之间变成了直发让菲拉斯很难适应,他成天抱怨自己留直发不好看,并拉着人连连追问觉得怎么样。当听到自己身边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还是他的新发型更帅以后,他终于也渐渐地接受了自己的直发形象。

这个体验了一把中国“洗剪吹”的叙利亚人还感叹,“上海的理发店实在太贵了!”他为拉直头发付了800元,这还是打了五折后的价格。菲拉斯说,他以前在叙利亚和其他海湾国家的时候,理发可是从来不用掏一分钱的,因为他是那些地方的大明星,“平时那些理发店都争着请我去,因为这样就可以给自己打广告了。我不得不照顾到所有人的感情,每次换个地方。”

幼儿矮小症怎么治疗
新生儿夏装短袖批发
喝增高药会上火吗为什么
玻璃钢制品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