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天心 0594 是你祖宗

2019-12-05 05:39:42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武道天心 0594 是你祖宗

酒楼里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温良机的精神力张开,在楼里整个儿扫荡了一周。

他的精神力比之前那两个意明武皇都强大多了,甚至还超过了姜风,但是在灵魂本质的理解方面还是跟他有差。姜风稍微调整了一下,还是没让他发现。

温良机眉头一皱,有点狐疑的样子。他侧身看向门口,道:“族长,似乎没人……”

重繁从门口走了进来,也皱着眉:“怎么会没人?那个信物一共只有三个人持有,每一个都不会骗我……”

他话没说完,突然眼睛一亮,接着就笑了起来。

他笃定地道:“我明白了,没事的,走,过去吧。”

他没有上楼,而是穿楼而过,走到了楼后的一个小院里。小院里树下地面打开,出现一个地d,地d周围光芒一闪而逝,重繁向背后看了一眼,带头向d里走了进去。

温良机没有靠近,一直保持着略远距离跟在他背后,片刻后,他明明没有看见人走进去,却发现d口已经合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重繁已经跟那个人会上面了?

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有发现?

这个人究竟是谁?难道等级还在自己之上?

温良机重伤才愈,还没有彻底恢复到全盛时期,但即使是现在,他也是意明武皇里的好手了。能比他更强的,哪个不是有名有姓的?

他数来数去,就是算不出那个人是谁。

温良机眉头紧皱,却没再多想,而是一转身,消失在空气里,精神力牢牢笼罩住周围局域,开始警戒。

地d里,一条向下的阶梯不断延伸,重繁一进去。阶梯两边的灯就自动亮了起来,向前指出一条道路。

他一步步稳稳地前行,走进道路末端的一个房间,道:“我好久没过来了。没什么东西可招待里的。”

他后面明明空无一人,他说话的态度却自然无比,好像对着老朋友一样,轻松随意。

片刻后,空气一阵扭曲。一个人影在他对面出现,闪亮的目光正打量着他:“这么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变化真大!”

姜风对重繁的印象,一直是初见面时那个瘦弱重病的少年。

后来他用天人源血把他治好,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重繁仍然是瘦瘦小小,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而现在,这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身材明显拔高了一截,四肢躯体上也覆上了一层肌r。比以前强壮多了。

改变更多的是他的精神状态。他以前也是从容镇定,一派大家风范。但现在,他行动之间的慎重却大部分都收了进去。他看上去比以前洒脱多了,只有顾盼间仍然不失原有的分寸。

总之,他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焕然一新,从以前的大家公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战士。

而算起来,这前后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

姜风有点高兴,精神力一寸寸扫过去:“已经是身明武尊后期了啊,再过段时间就可能破境了。嗯。上过几次战场,还好没留下什么隐伤。”

重繁张开双臂,任由他检查,淡笑道:“再怎么说。我背后的资源也比普通人丰富多了。有你给的超品明心种,还有这些资源,这个晋升速度我都嫌慢了呢……”

姜风轻轻拍了他一下――重繁已经是重家族长,但姜风的态度却一点变化也没有,好像面对的仍然是以前那个瘦弱同伴一样。

他摇头警告道:“欲速而不达,前期重要的是打好基础。才更有利于后期的成长。我建议你在身明境界再多停留一段时间,好好淬炼一下身体、体会一下明力的本质。我这次感受特别深刻,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本质,所谓的破境,也正基于这个!”

重繁目光一凛,沉思片刻后,重重点头。他慎重地道:“多谢你提醒我!”

姜风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平摊向上。

突然从周围飘来无数细小的光点,它们聚合起来,形成了一个拇指大的光球。

姜风的手指划了一个圈,一个硬壳凭空形成,裹在光球周围,像是一个吊坠一样。

姜风把吊坠递给重繁,道:“这里面凝结了一些我对明力的思考与感受,是自身体会,也许跟你的不太一样,但应该能做一些参考。你平时空闲的时候,把它贴在你的眉心,信息就会自动进去。”

这样的经验传承,通常只有师徒之间才会进行。通常来说,就算是真正的师徒之间,也未必会传承得这么彻底。

姜风和重繁非亲非故,只是朋友而已。这一路上,他给重繁的帮助,远比重繁反馈回去的更多。

重繁紧盯着姜风递过来的吊坠,深呼吸了几口气,没有拒绝。他把吊坠紧握在手中,没有道谢,但更深的情谊,已经留在了心里。

他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下心情,打量着姜风,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有些不对?”

姜风笑了笑,解释道:“这不是我的本体,而是法象。”

这两个字就把重繁给惊到了:“法象?!你竟然已经凝结出法象了?难道你已经晋入了意明境界了?”

他当初跟姜风认识的时候,他连入境都没做到。

现在一年都不到时间里,他的晋升速度简直吓死人,根本就违背了他自己之前的说法嘛!

姜风摇头道:“没有,我修炼的时间还是太短了,现在仍然只是心明武宗。不过,我的确已经凝练出了法象,构成了领域。”

重繁瞪着他看了半天,迟迟无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喃喃道:“你这家伙,简直不可思议……”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深吸口气,道:“那刚才在外面反杀方时戟的就是你了。也难怪,方时戟针对的目标是你的朋友吧?这个叫平乱山的少年,近大放异彩,表现非常出色

。不过……”他迅速拉回了话题,正色问道,“漠北是整个九天玄极大陆强者多的地方,你的法象的确很强,但来这里还是太冒险了。你是要跟我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姜风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紧紧注视着重繁,道:“是的,没错。我接下来要说的情报是我从大荒山得到的,非常重要。我没来得及亲身证实,但据我判断,真实性也有十之**。”

他的慎重感染到了重繁,他直起脊背,问道:“什么情报?”

姜风有点担忧地道:“你先定下神来,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很不可思议,但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很难得这样重复同样的话,重繁笑了笑,道:“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过了……你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姜风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沉声道:“魔族一共有四个魔君,其中为首的名叫天命君。当初泰仓城的那一场魔战,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也是他一力主导……这个人,你应该听说过吧?”

重繁点头。重家手上的情报可不光是涵盖了九天玄极大陆,更是延伸到了大荒山。天命君的名字这么响亮,他当然是听说过的。

姜风道:“我在大荒山见到了四君之一的冰灵,她跟我说,天命君并不是原生魔族,而是由人类的灵魂转化而来。”

只听到这里,重繁的脸色就变了。

他比姜风清楚,天命君在魔族是何等的举足轻重。这样一个人,竟然以前是人类?!

他眉头紧皱,沉声道:“这个……”

他话没说完,姜风就伸手打断了他,道:“这只是个开始,你听我继续说下去。”

他思索片刻,还是按照冰灵的方式,从千年以前的九天魔乱开始,到那缕残魂,到残魂修复一路说下来。

自家的事情,重繁还是自己更清楚。只听到一半,他就不知道听到了什么样的信息,整个脸色全变了。

姜风的话才告一段落,他猛地伸出手,抓住了姜风的手腕,张开嘴,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姜风反手抓住他,一股暖洋洋的明力转输回去。

重繁像是获得了支撑一样,终于费力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天命君,其实就是我重家的先祖――重千帆?!”

姜风紧盯着他,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

重繁猛地站了起来,脚跟一撞,就把凳子给踢翻了。

姜风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失态,几乎连自己的肢体都要控制不住了。

他急忙抓住重繁,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重繁才缓缓舒出一口气,苦笑道:“你不是我家人,你不知道,重千帆这个人对重家来说,代表着什么。”

他终于渐渐冷静下来,拍拍姜风的手,道:“谢谢你,我不要紧了。”

他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弯下腰,把凳子扶了起来,坐了回去。他紧盯着墙壁上的灯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重家自千帆先祖而起,至今已有千年。但是,即使过了千年,我们仍然不能摆脱他的影响。”

他回视姜风,眼神清明,道,“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它放出去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重家乃至千重军,马上就会变成人类的敌人,人人喊打!因为即使是现在的重家,在世人眼里,仍然是千帆先祖的重家!”未完待续。

ps:感谢dekid的月票,感谢fatfox911、惑星粒子、ianian、罪爱你、a、陈士成功的天天支持!!

小儿口臭
幼儿口舌生疮
鼻子不通气连续打喷嚏
治疗慢性心律失常的药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