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迁五年不予赔偿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2019-12-05 06:20:27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核心提示: 8月24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承载着近亿元债务的新洪洲公司被逼入死局后,当地多家金融机构也同时被拖进难以化解的债务危局。

2017年7月,四川省广安市滨江路。沿途是一栋栋被拆成半拉子的民房和一片片杂乱荒芜的废弃厂区。五年前,伴随着广安市城区的开发建设,广安市新洪洲面粉有限公司(下称新洪洲公司)约25亩厂区,在轰轰烈烈地拆迁运动里,被列入征迁范围。五年后,强拆过后的厂区成了一片废墟,赔偿款却始终迟迟没有到位。

8月24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承载着近亿元债务的新洪洲公司被逼入死局后,当地多家金融机构也同时被拖进难以化解的债务危局。

被征收5年赔偿难到位

2012年 月22日,随着城市发展和改扩建,广安区人民政府发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书》,决定对白塔街 号、 6号、 7号的房屋及附属物予以政府征收,而面粉公司正处在这一征收范围内。2012年6月29日,广安市广安区重点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及时停止生产经营行为的函》,该函要求新洪洲面粉公司2012年7月1日前停止生产经营行为并及时与该片区征收工作小组协商补偿。

2012年8月,在未签订任何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新洪洲面粉公司的1000余平方米厂房被拆除,用于滨江路建设。尽管拆除房屋当天,职工群情激愤,强烈反对拆除厂房,但面对政府部门的强拆,公司职工们无力阻挡。面粉公司负责人姜小平说: 当时已经被政府断水断电断路,且四周围墙数次被推倒,厂区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加上又有当时区政府答应给予满意补偿的口头许诺,无奈之下,我出面劝解职工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

然而,这一拆,不但给面粉公司职工们带来数年的生活困难,而且让姜小平及公司陷入绝境。

时至2017年8月,企业被征迁已过去5年多,广安市方面占用近5亩多地的赔偿款却仍未到位;剩余20余亩被确定征收的土地以及地面上万平方米的办公楼、厂房建筑已近废弃,当地政府依旧拖着不予赔偿。

2012年8月9日,广安区拆迁办的有关人员与姜小平次 谈判 赔偿事宜,此后5年,先后进行了10余次 谈判 ,均无果而终。

姜小平说: 本来应当由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先行评估,再平等谈判,但当时区政府始终摆出 强势收购 的架势。连个价格都没有,直到2015年 月,政府方面才提出只能给2000万左右的补偿。问题是,建同等规模的厂房至少需要4000万元,4年前向银行贷款时评估的价值也在7000万元以上。如果按目前周边的土地价格,至少200万/亩以上,加上房产、机器设备等价值近亿元。我怎能接受政府给出的离奇低价?

强征背后的多米诺骨牌

由于进入征收程序后的新洪洲面粉公司迟迟得不到赔偿,此前该公司及法人为企业运营曾在工行广安市分行和成都银行贷出的约292 万元贷款先后逾期。2015年10月,工行广安市分行和广安市金正融资性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将姜小平和新洪洲公司起诉到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判决生效后因企业资产已经纳入政府征收范围而不能拍卖偿还银行和担保公司债务,故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组织了协调,广安区政府拆迁办作为利害关系人参与了协调。

经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组织双方协商后,于2016年5月形成了三点意见: 1、银行及担保公司的欠款本息由区政府代偿;2、机器设备由新洪洲公司处置; 、新洪洲公司获得补偿金590万元并于2016年6月 0前到账,逾期每月支付 0万元利息 。这一方案得到了双方的同意认可。可没想到的是,这一被双方认可的方案,区政府再次违约。

这一拖,又是一年。在广安区政府再次不兑现承诺的情况下,广安市中院委托评估机构出具的《广安市新洪洲面粉有限公司资产市场价值评估报告》显示,新洪洲面粉公司资产原值4816.8 万元,净资产429 ,62万元。其中,土地使用权为 854.92万元;机器设备422.52万元;库存材料物资16.18万元。该资产总价值为429 .62万元。但在随后的几次协调中,参与协调的广安区政府方面仍未拿出实质性补偿方案。

姜小平称,在被征迁折磨的5年中,巨额债务压得他几度想自杀。 5年,厂里价值近亿的资产变成一片废墟。

广安中院执行局局长黄建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法院对面粉公司征迁引发拖欠贷款案有一定的进展,中院具体协调的政府的补偿款是 590万元。目前仍在积极协调处理。

8月25日,广安市广安区征迁办文勇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面粉公司征迁赔偿的事情引发了金融机构的连锁反应,且工行方面向广安市人大也反映了相关情况。后在市人大方面的督促下,市中院出面协调各方面尽快落实由区政府代偿面粉公司贷款及利息等。目前区政府也着急处理好此事,因为若处理不好,恐怕影响整个市区的旧城改造项目再融资的问题。

在他看来,拖了5年仍未解决的面粉公司补偿问题,也有土地不好卖的原因。

熟悉广安市官场生态的多位当地分析人士认为,广安市对旧城改造项目从热衷到拖拉,显示出了当地某些官员施政理念中的问题政绩观。而久拖不决的征迁补偿事件以及部分城区的烂尾拆迁,则造成了当地被征迁居民、企业、金融机构以及政府俱无赢家的被动局面。

分析人士还指出,到2014年前后,作为地级市的广安市房地产市场并不火热,当地在面临数十亿元旧城改造资金筹措压力之下,曾拟征收的土地自然不好出手了。或许正是因此,白塔街 号、 6号、 7号房屋及附属物所在土地征收全部停滞。这也是导致包括上述面粉公司在内的多个被征收项目多年来未予赔付的实质原因。

专家说法:地方政府已严重违法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立新认为,广安区政府在此番拆迁中,已经严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一条,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更重要的还有物权法和即将生效的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对征收不动产不及时予以公平合理的补偿,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42条规定: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 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等费用。 2017年立法机关制定的民法总则第117条也规定: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征用不动产或者动产的,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 坚持公共利益的目的,同时明确不论是征收还是征用,不论征收征用的是集体土地还是其他不动产或者动产,都必须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以确保被征收、征用的权利人因征收征用而造成的损失,能够得到救济。

不能及时对被征收人的财产损失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无疑侵害了被征收人合法的财产权益,无论是政府还是其他民事主体,都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彭山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凤翔县医院怎么样
贵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治癫痫的药
汕头查妇科去那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