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七玄剑小说第六章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5:24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第六章】晴天路好走      昨晚的香云阁很不平静,但这些打打杀杀,好像也没有“吓跑”香云阁的茶客。在江湖上饮酒品茶,没有两下子,谁又会去呢?他们在这些公共场合中露面,都有自己谋划和企图。  在香云阁的院子里,有几株仅有一米高的葵花苗,虽然这二月间种葵花的人很少,足以证明,香云阁是个独天独厚的地方。说也奇怪,香云阁附近的土狗,也模仿昨夜的打斗场面,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以为是编剧者在编辑剧本呢。  胡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香云阁有多久了,谁也不知道他口袋里有没有钞票。你看他两臂一摊,潇洒、自在、灵活、刚柔一体,就像灵鹰展翅,谁也想不到,他腾空而起,把那屋檐下的蜘蛛网,一根一根抽了下来,出其不意的是他只用了两分钟。  在花红酒楼,一个个客人谱写他的人生诗篇,不,应该是故事新编更为准确。  胡飞本来想去花红酒楼大醉一回的,只是一觉醒来就是晌午时分了。  云美婷正和他爹爹云浪浩吵得难分彼此,事情是这样的……  “秦朝身家过万,我不喜欢他,他有对我好吗?爹,你告诉我……”云美婷恐怕是次在云浪浩面前哭,她不是被惊雷惊吓的,也不是被噩梦所束缚。  “胡闹,秦朝哪一点不好?”云浪浩这口气,跟着拍下的手掌,两寸厚的方桌,顿时劈成两半。若不是他在气恼之下,说不定很不愿意拍身上的尘埃呢?  胡飞把屋檐下大大小小的蜘蛛网一丝丝抽了下来,你不知道没有关系,知道了,实在是有趣极了。没有人知道胡飞要那么多蜘蛛网丝来干什么?  云美婷气冲冲来到香云阁,一进门就对着雷福大声道:“胡飞呢,他走了?……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为什么你们都不懂我?为什么爹也不懂我?”  云美婷连珠似的发问,云美婷满脸泪水;坐在方桌旁的雷福感到十分诧异。  雷福材粗力大,所谓“材粗力大”,就是他体胖过人;他和常人不一样,说话的声音特别大,是名副其实的雷福。无论是高谈阔论,还是窃窃私语也好,他一般都是压倒性对方的,而现在,云美婷说话就像晴天霹雳,非同一般。  “晴天路好走,昨天下雨,夜间也下雨,可能出去摘野味去了!”雷福说的野味,就是野果、野葱、野鸡蛋什么得了。他突然想起来了,急忙问云美婷:“蜘蛛网有什么用处?”  “蜘蛛网可以用来捕捉美丽的蝴蝶,还有讨厌的苍蝇!”云美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胡飞把蜘蛛网丝一根一根抽出来,用来做什么呢?”雷福纳闷的道。  “你不是说了嘛,‘晴天路好走’,说不定他发挥得好,用蜘蛛网丝打猎也不是不可能的。”云美婷拍手笑道,扬长而去。  胡飞他本来想去木铃山的,由于临时改变主意,在一片一米多高的松林里迷路了,在二十米处,隐约听见两人在议论:“我说色狼啊,我们计划没有错吧,一个小时完成七十二人丧命,好成绩啊,高水平啊!”  “你这个财郎,拿不到值钱的东西,你就连新婚也不放过人家,这要是扬名出去了,我们‘东山二郎’在江湖上丢脸丢大了,六对新婚里,有的说不定是大肚子呢!”  胡飞不知何时,悄悄地靠近、潜伏、倾听,听到这里,胡飞全身发软,想坐起来却是那么地无力。他拳头握得紧紧的,还发出麻木的握拳声,像大黄豆在热锅里响。  “东山二郎,该死,真该死……”此时,胡飞心里暗暗骂道。若不是身后云美婷紧跟着自己,东山二郎又怎么那么容易就脱身呢?  唉,女人就是麻烦,上个厕所还得等。胡飞等云美婷好久了,少有半小时。  “啊”,一声尖叫,打破丛林里的宁静,惊得麻雀纷纷乱窜。等胡飞回过神来,东山二郎把云美婷劫持而去。就凭胡飞轻功了得,可现在知道事情真相已晚了。胡飞现在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装疯更不是。  一位手拿蜘蛛网的老太婆,从天而降,把胡飞网住了,一下子动弹不得。  “说,刚才是不是雷福?你怎么让他跑呢?”老太婆一半命令,一半审讯。  胡飞好像记得有一个名叫雷福的人,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不认识他,他长什么样子?”胡飞如实道来。  “你不认识他?那你手里的蜘蛛丝是从哪里来的?”老太婆逼问道。  “我在客栈的一家茶馆的屋檐下弄到的。”胡飞还是老实来。  老太婆越听越不耐烦,一手抓起胡飞的衣口,不抓还好,老太婆一抓就往事也抓出来了,她看见胡飞胸口前有一个“玄”字,这并不是有人故意编写剧本的,而是老太婆亲眼看到过的这个“玄”字的真实一幕。  “你手里的是什么剑?是不是‘玄光剑’?”老太婆惊异道,打量着胡飞的胸口和手里未出出鞘的寒光剑,阳光突然热得烫脸,烈得刺眼,仿佛也要来识别胡飞手里那把剑的真假!  “正是,我手里的这把剑名为‘寒光剑’,是我很小的时候,师傅送我的!”胡飞不快不慢回答道。  没有人知道胡飞与老太婆的纠缠,只是这巧合,令阳光也美丽了。  香云阁,往前两百米……  “晴天路好走?我怎么走回头路呢?”胡飞郁闷道。原来他在野外迷了路,穿过从林,走到有些像“丁”字型的路口,路旁的树桩上,挂着横幅广告:香云阁,往前两百米……  “婷儿,你不要有事啊,我会来救你的;东山二郎,该死东山二郎,该死,该杀……”胡飞的拳头握出一团团熊熊烈火,若你不知道,以为天边的火烧云呢,被强风测被动性推动着。胡飞越想越不安,天大地大,去哪里找呢?蚂蝗堡……  胡飞现在即便闻到飘香四溢的茶香和酒香,他现在是没有心情闲情享乐的了。所以,香云阁和花红酒楼也是只是背道而驰,打个招呼罢了。  他走出了两公里路远,满山金银花,随风扑鼻而来,不醉也醉了,一朵朵金银花,像喇叭一样,像路人呼喊,仿佛在向路人召唤。由于胡飞不太熟路,他就问了正在采金银花的老伯,知道以后,他心里有底了很多。老伯还随便讲了东山二郎和黑三霸的前世今生。至于黑三霸,胡飞和他交过手的,只是不够激烈而已。采金银花的老伯,无论怎么看也并不像撒谎的样子,就算要撒谎,也只能在黑三霸他们这类人身上撒谎的。  满山的金银花,在微风鼓励下,也不再那么羞涩了,它们舞动各自的白花裙,这动作是多么让人爱慕啊!揉揉的舞姿,并肩而行,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大团体在擂台上呼前应后,同样的激情,同样的浪漫与诗意。  胡飞走哪里,那个审问自己的老太婆就跟着哪里,既不是仇人,也不是冤家,这样跟踪身随胡飞,在江湖上不算鲜新鲜事,但胡飞是很不习惯的。  “我说老太婆啊,你一大把年纪了,你追我什么啊追?就连那头老黄牛,都比你要可爱多。”胡飞没有礼貌、讽刺性的狠狠地打击道。嘴角和脸蛋,还有几分秀才的神气和才气。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耳光就不偏不移打在胡飞的脸上,气得胡飞牙痒痒的。他想后悔来不及了,江湖就是江湖,每个人几乎都惹不得。  “你胆敢再骂我老太婆,老黄牛什么的,我就打破你的乌鸦嘴。大路朝天,各人半边,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在追你啊,不是好东西,脑里就只有女人。”老太婆一阵对胡飞教训道。老太婆神情淡然,一点紧张样子都没有。只是微风吹动她的长发,才隐约看见几缕白发,仿佛岁月的悔恨歌,就是她唱的。  胡飞和老太婆你前我后,也不知他们走了多久。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不是别人,正是在香云阁交过手的黑三霸,胡飞一眼就识别出来了。  晴天路好走,在江湖道上,晴天行动的自然多了很多。若是和黑三霸真的打起来,老太婆会不会帮胡飞呢?胡飞没有多少胜算,因为他想到的都是云美婷和红女子,红女子他已经找了一个多月了,却终不知她的下落和音讯,江湖上,有人说是被东山二郎残害的,也有人说是被黑三霸毒死的。现在他不知道云美婷会是怎样的遭遇,唉,干脆不想了,先对付这个江湖“恶霸”才是正确的。唉,江湖就是江湖,明明有一个观众的,也不打个招呼,莫非是戏剧里的台词出错了吗?  谁也不知道黑三霸今天撞了什么胆子来和胡飞交手的,只有黑三霸心里清楚。跟着胡飞而来的老太婆,她坐在大花石上携手旁观,索性不理睬。  谁说晴天路好走的?实际上,晴天的路难走。去救个弱小的姑娘,还要招架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或许人生的生活会这样,白糖也能尝出苦味道来;你没有尝过,胡飞他尝过了!   共 31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的相关知识讲解(一)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