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相声小剧场为何频频关张

2019-10-13 06:19:07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北京相声小剧场为何频频关张

  从多的50多家,到如今只剩下二十几家,近来,这一组关于北京相声小剧场的数字成为了曲艺界的热门话题,那么,这组数字是否属实?京城相声小剧场是否真的关的多开的少?

  相声小剧场关的多开的少

  2008年5月成立的嘻哈包袱铺是京城相声小剧场的代表,多的时候,北京同时有4家剧场在演出,一周剧场演出有20多场。如今,嘻哈包袱铺正常营业的只有一家了。

  关张的相声小剧场还不止嘻哈包袱铺一家。在北京朝阳9剧场梨园剧场驻场演出的乐丰斋成立于2008年,运营4年后关闭。随后,乐丰斋班主程磊的师弟杨洁在这里开了“没六儿江湖”相声俱乐部。一年以后,因为入不敷出经济压力大,“没六儿江湖”也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此外,据统计,已经关张的相声小剧场,至少还有北京相声会堂、百姓相声会等。如此看来,正如业内人士所说,相声小剧场已进入洗牌期,近这一两年,将是一个大浪淘沙的阶段。

  程磊用算账的方式,讲述了小剧场的压力与艰辛。“就目前来说,小剧场演出的场租是每场1500元至2000元,一周按两场演出算,场租就得4000元。演员的劳务费大概是每个人200元,一场12个演员劳务费就得2400元,一周两场就是4800元。这样,一个小剧场一个星期的运营成本就得8800元,一个月3万多元。相声是平民演出,票价基本都维持在60元以下,想要盈利就得每场上座率达到八成以上,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北京所有的相声小剧场在成立之初,都处于赔钱状态,班主都得自己往里贴钱。入不敷出的时间一长,小剧场自然就坚持不下去,只能关闭了。”程磊表示,小剧场靠日常演出挣钱太难了。没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相声小剧场根本维持不下去。

  广笑堂相声俱乐部经理刘民坦承,广笑堂目前的经营效果并不佳,“每个月运营成本在1.2万元左右,场租由于采取了与房东分成的模式所以忽略不计。现阶段主要的盈利点来自茶水消费,收入情况一般。”

  相声小剧场经营难,星夜相声馆的演员郭天翼也深表赞同。他说:“演员想要靠小剧场发家致富,指着小剧场盈利是不现实的。我们现在一个星期固定安排3场演出,票价基本都在50元以下,观众上座平均在六七成,演员的收益确实是比较微薄的。”

  郭天翼介绍,现有的20多家小剧场,名声比较响亮的不到一半,但这一半占据了大部分的观众群。即便这样,德云社、嘻哈包袱铺等剧场也不能保证场场都卖得好。而成立不久或者没什么名气的小剧场更是艰难维持。一家小剧场的工作人员称,不好的时候,能容纳两百人的场子只有一二十人。

  盲目扩张 市场注水严重

  对于今天相声小剧场出现的颓势,业内分析与前两年不计后果地扩张不无关系,演员马不停蹄地赶场给整个市场带来了负面效应。鸣乐汇创始人李鸣宇坦言,“前两年相声陷入了畸形的发展,不比谁的节目质量高,就比谁的剧场多,谁的演员多。有些剧场开到第三个月就开新场子,到了第五个月就关门了。相声不比电影,胶片放到那个电影院都能演,观众都能看。即使再好的剧场,再好的演员,都无法保证每一场的效果都好。”

  程磊也表示,在北京能把相声说好的演员就二十几个,为了保证节目质量,小剧场大都邀请这些演员助阵。演员是有限的,段子也是有限的。观众很容易就听腻了。有观众评价,“有些段子要么听过,要么就是络段子拼的。演员虽然卖力,但效果一般,演到一半就陆续有人走了。有些相声太长了,听得人都快睡着了。”

  郭德纲的成功也让很多人觉得相声能挣钱,加上相声门槛低,很多没受过传统训练的票友半路出家,进了这行。程磊说:“相声其实是个残酷的行业,能火的没几个,而这种火还是建立在深厚的功底之上的。一些人把相声看得太简单了,很多人还不知道相声怎么回事儿就穿上长褂说相声,靠说各种没有底线的包袱来取悦观众。这种表演,观众怎么可能买账?”

  小剧场寻求新出路

  在一片关门声中,鸣乐汇近却表示将在顺义开其在北京的第三家分店,这也是他们在全国的第六个分场。鸣乐汇创办人李鸣宇表示,拢住演员主要还是靠商演和电视宣传。商业演出是小剧场团队收益的主要来源。据李鸣宇介绍,鸣乐汇在上海人民大舞台、张家口工人文化宫都有演出。此外,鸣乐汇与电视台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会定期安排演员去录像、上比赛,有了一定的名气,收入自然水涨船高。另据了解,像星夜相声会馆、嘻哈包袱铺都会经常去天津、上海、台湾、澳门甚至去国外演出。这些商业演出,带来的收益是比较可观的。

  此外,越来越多的小剧场开始重视原创和质量。据了解,鸣乐汇在剧本创作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李鸣宇表示,目前,鸣乐汇已经有两百多段新作品,翻新传统作品100多段。在他看来,作品是根本的,没有吸引人的作品,宣传再好,票价再低都是空谈。

  尽管目前小剧场的发展形势不容乐观,嘻哈包袱铺、鸣乐汇、星夜相声会馆这帮年轻的演员们都表示不会放弃小剧场。程磊说:“北京所有相声小剧场的班主都是相声演员,他们之所以咬牙坚持,首先是源于对相声这门艺术的热爱。另外,小剧场还是一个推广演员的平台,演员们靠小剧场收获的主要是名气。”

  郭天翼认为,虽然目前市场饱和了,可是小剧场发展仍然是可观的,可观不是在它的经济效益上,而主要体现在让更多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让更多年轻的观众喜欢上这门艺术,“我们的市场是有限的,但观众是流动的。”

  程磊说:“目前的民营相声小剧场基本全靠自己维持,盈亏自负。我们希望小剧场也能像一些大的京剧、戏剧团体那样,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扶持。至于扶持方式,可以多种多样。”郭天翼介绍:“星夜相声会馆位于北京崇文门文化馆的剧场就是政府免费提供的,不收取任何租金。我们确实沾了政府很大光。”

手机品牌
历史
历史人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