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镜司 第四百七十七章 刀战血魄

2019-10-16 09:19:13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玄镜司 第四百七十七章 刀战血魄

石头城中的喊杀声仍旧是那么的鼎沸,刀兵相撞的轰鸣不停在耳边吟叫。一个个穿着各异的血海弟子们神色冰冷,他们嘴角牵起意味深长的嘲讽,踏过一具具尸体、一滩滩血液仿佛迈过的仅仅是地面上的凹凸不平。

尸山血海不愧是发战争财的门派,一个需要血气、一个需要尸源,在这一场战争之中,血海占据了主动。

轰!轰隆隆!

一声巨响伴随着剧烈的火光在城主府方向升起一朵蘑菇状的光焰,无数血海弟子抬头望去,心道时间正好。

幽冥罗点了点头,“起阵!”气贯长虹的声音洞穿了整个天空。

无数血海弟子纷纷高举双手,灵气翻涌之间一道道血红色的光线朝着天空射去,跨过城中近千米的距离汇聚在一起,一蓬仿佛血红色的小太阳瞬间闪耀出此言的光芒遍洒整个石头城。

孟晓与夏堂熏缓缓抬起头,脸上映照着血光却是笑的诡异,“看来参与完成阵法的人数不少啊!”夏堂熏说着望向孟晓。

“愿他们喜欢做土飞机的感觉。”孟晓笑道,同时从怀中拿出了虫。

在战争来说,了不得的魂宝不是什么武器也不是什么血魄珠,恰恰是这不起眼的虫,有了他就具备了实时指挥权,为将者可以及时调整漏洞、可以临阵指挥各种行动。就像是孟晓如今做的,他仅仅是对虫说了一个字,就让血海的弟子们损失惨重。

“炸!”

轰轰轰!

正在全神贯注维持着阵法的血海弟子们只觉得一股强猛的冲击波伴随着火焰突然间从身边的各个角落爆发出来,大多数弟子甚至没有听到那闷雷般的巨响就已经失去了意识,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生命,完全死的没有任何痛苦。

一道道火浪蔓延过来,房倒屋塌间将侥幸重伤未死的人砸成肉泥,一道道血色光线随之消弭,半空中那被无数血线汇聚成的血色太阳瞬间就缩小成了一颗皮球。

幽冥罗目呲欲裂,那仿佛横亘天空的血线顷刻间就少了大半,预示着有至少数十名血海弟子在刹那间就丧失了生命。转头望去,一声声爆炸伴随着火光从不远处亮起,此时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等人中计了!

“混蛋!古氏一族,你们敢算计我!”幽冥罗愤怒的大吼,其身后的梵心咒也脸色铁青。

也怪不得幽冥罗误会,按照计划只要古游的塑胶炸弹一起爆就预示着北境军与精锐军还有城中百姓的大面积死伤,他也就可以开始起阵炼化血魄珠了。但谁知道当他们起阵趁着身体不能动的时候,他们身边却有一块块塑胶炸药爆炸了。

塑胶炸药是古游的魂宝,幽冥罗理所当然的以为他们被算计了!

下一秒,天空中没有血线支持的血色光团终于消散,而侥幸存活的十几个血海弟子也纷纷向着幽冥罗与梵心咒的身旁聚集。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梵心咒望着远处身上挂彩却不停向此处聚集的弟子们说道。

幽冥罗一怔继而点头,换做是他,他也会趁着自己等人如今人手严重不足的时候围杀过来,虽然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何依仗。

梵心咒当先身影急闪向着城外射去,幽冥罗紧随其后,远处落后的众多弟子见状也顾不上抱怨,只得托着伤体紧追而去。

嗖嗖嗖!

就在这时,漫天箭雨伴随着摄人的呼啸盖了下来,在刀兵与爆炸的掩盖之下,那些血海弟子甚至连呼啸的声音都没有发现就被箭雨罩住。

“啊!该死!”一名名血海弟子顾不得吐槽,片片血雾升起化作护罩挡住漫天的箭雨。

噗噗噗!

一连串的入肉脆响却仍旧紧接着响起,众人心惊不已的发现这一根根箭矢全都是用绝气石制作的穿甲箭,单纯灵气的防御对他们实在有限。

“兵器格挡!”在付出了几名牺牲者之后他们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对方这是蓄谋已久啊,连血海弟子喜欢用血气防御的特点都计算了进去。

叮叮当当!每一名血海弟子都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兵器或者祭出血魄珠对箭雨进行格挡,他们都是入道境的强者,即使因为一时大意而受创,但这些箭雨仍旧奈何不得他们。除了几个大意的血海弟子,其余诸人都成功格挡了箭雨。

然而这一耽搁,梵心咒与幽冥罗已经走远,就在他们想再追上的时候,一个个身着铠甲的北境军将领出现在了各个民舍房顶,望着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嘲讽,手中兵刃更是寒光大放!

幽冥罗在飞速窜升到城墙上的同时,也有回头向自己的众多手下望去,当他看到一大帮北境军的将领带着兵马围住那些手下的时候便知救不了他们。想了想道:“梵长老,那些弟子被堵住了,还请长老救助一二。”

梵心咒闻言有些不耐烦的回头道:“他们在行动之前却未能事先发现埋伏,这本就是他们的过失,如今有此一劫正应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你未来前途无量犯不着为他们停止脚步。就让他们为你做一次贡献吧,能够拖住那么多人也不算白死!”

幽冥罗心中一叹,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不甘,却听梵心咒又道:“而且后面那些不过是小鱼小虾,真正的高手还在城外等着我们呢!”

幽冥罗一怔,随着梵心咒登上城墙时才发现在城外不远站着一个手持长刀身着火云缕纹战甲的男人,那仿佛由红色水晶做成的长刀在一瞬间就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嘶!樱如烈!”

梵心咒闻言饶有兴趣的笑道:“号称北境战神的樱如烈?有趣,一个入道三境的蝼蚁也敢号称战神?”

樱如烈面色冷淡开口回呛,“仅仅比我高一个境界的老不死,竟然也敢称我为蝼蚁?哼,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却还在乾坤道果晃荡,你这年月也是活到狗身上了!”

梵心咒闻言面色越发冰冷,“好个放肆的小子,岂不知这一个境界就相当于天差地别!也罢,本不欲欺负小辈,无奈你不识好歹!”

话音落地,一个巨大足以覆盖十几米城墙的血光手掌朝着樱如烈盖了下去,漫天的血气瞬间蒸腾,令人闻之欲呕的气味在靠近樱如烈的瞬间就被一股风墙给吹散。

樱如烈冷哼一声虎魄刀在腕中轻轻翻转,一记斜撩,虎魄刀红光闪过一道龙卷风拔地而起朝着血光大手卷去。

梵心咒远远望见似有些惊讶一个入道三境的弱者竟然能够使用出这近乎于自然之力的攻击,但心中却也并未在意,手中再加一部分力,血光手掌威势更猛,一瞬间就与龙卷风撞击在了一起。

砰!交击之处炸出仿若实体撞击的闷响,一道道狂暴的气浪瞬间将地面向外犁了厚厚一层

。蔓延的血气令附近土地响起嗤嗤声响,好似被强酸腐蚀一般。

樱如烈眉头微皱,握着虎魄刀的拳头紧了紧,虎魄仿佛能够感受到主人的站意,发出一声声鸣叫来作为响应。

轰!就像人们预料的那样,樱如烈虽然号称北境战神但面对比自己高了一个大境界的强者还是略输一筹,龙卷风被血光手掌生生捏成了粉碎,一股乱流过后便烟消云散。而血光手掌虽然光芒越发黯淡却仍旧余势不减。

樱如烈一声爆喝,双脚在地面猛蹬出片片碎裂,一个纵跃竟朝着血光手掌射去,手中虎魄高举过头对其猛劈一刀!

这一刀刚猛无尽、凌厉锐烈,一瞬间绽放的刀势像是要将山岳也跟着崩断一般,同时地面仿佛在这一刻成为了他坚实的后盾,片片龟裂以樱如烈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疯狂蔓延。

梵心咒所站城墙首当其冲就被崩成了碎片,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浪自砖石之中射出直扑其面门。

梵心咒大惊,周身血影一闪即逝生生挡住了这记冲击,但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推离了城墙。而此时樱如烈与虎魄仿佛融为一体狠狠将血光手掌撞成了粉碎!

“老魔受死!”

威势不减半分削弱甚至有一种越滚越多的趋势,虎魄刀上猛然绽放出足有四十多米长的巨型刀芒,对着梵心咒就当头砍去!

梵心咒双眼微眯,轻轻摘下脖颈处的挂珠,一颗颗血魄珠相互撞击发出铜铃般的脆响,随手抛出见风就涨,一圈血魄珠猛然脱离丝线的束缚转眼变成人头大小飘浮在梵心咒的身前身后,将其牢牢的守护在其中。

当当当!

巨大刀芒像是能够将空间都撕裂似的,然而这么迅猛的刀芒却被那仅仅人头大的血魄珠生生的托住了。唯有相交之处才能够听到一声声金属交鸣。

樱如烈脸色一变,手中力道再进一分,刀芒也随之迸射然而却也不过是让梵心咒后退两步。

梵心咒淡淡冷笑,“北境战神的称呼倒也不算太过,以你仅仅入道三境的修为竟然能够让我动用血魄珠,倒也难得。不过,到此为止了!”

梵心咒一反之前的凶厉,竟然开始双手合什,其身后血影凝聚渐渐变高变大,一座浑身冒着血光的佛祖金身从其背后显现出来。

乌兰察布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湖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丽江整形美容

乌兰察布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湖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双侧颈动脉斑块危险吗

双侧颈动脉斑块要紧吗

颈动脉斑块软斑和硬斑

颈动脉斑块大小的判定

拉水便用什么药
拉水多长时间好
拉水拉了好多次怎么办
肠道感染腹泻的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