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星空 第七百七十九章 拜见太初殿下(二合一大章,求订阅)

2020-02-15 20:35:19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君临星空 第七百七十九章 拜见太初殿下(二合一大章,求订阅)

坐在三楼窗旁,俯视街道,韩东淡淡注视着雀斑少年摘下草帽。

少年捂着口袋,四处观察,似乎在警惕什么,亦或者逃避什么。

“别挡路,别挡路。”

“瞧那贼眉鼠眼的,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人。”有少女们捧着手绢低笑着评价少年,也有往来之人推开少年,急匆匆的快步行走。

“哼。”

少年低哼一声。

他垂着脑袋,帽檐遮住脸色,倔强不屈的目光闪过阴沉之色,紧紧咬着淡黄牙齿,似乎要将冷眼屈辱全部咬碎咽下去。

而在上方,韩东打量了一会儿。

灵魂敏锐至极,早就感知到了古怪波动。经过片刻观察,古怪波动正是从这少年的口袋之内所散发出来的。

“有意思。”

“这么奇诡的细腻波动,定是宇宙奇物无疑了。”韩东悠悠然端起饮品,先是润了润喉咙,又甩了甩手掌,清除手上的细微灰尘与细菌,拿着冕兎脑啃了口。

神色悠然,并无惊讶。

区区一个奇物罢了,韩东又怎么会在乎。

窗外,街道边,那少年愈加压低了草帽帽檐,渐行渐远,消失在人群之中。他小心翼翼的弯着腰前行,捂紧口袋,眼神四处徘徊,生怕黑光树苗不小心丢失。

韩东收回目光。

所谓宇宙奇物。

就是经过天然环境的淬炼,进而产生的事物。

宇宙奇物具有各式各样的功效,可谓是千奇百怪。数不胜数的奇物,诞生在宇宙星空,所蕴涵的奇效也难以列举。

须知,单单韩东的长刀战铠,其坚韧程度便已经凌驾在普通宇宙奇物之上:“殿堂科技属于星空等级,锻造而出的制式武器,不亚于普通奇物。”

“况且。”

“宇宙奇物划分等级。”

弱差的宇宙奇物,仅能改变物体颜色,发出各类声音。强横的宇宙奇物却能令强者实力产生爆炸性增幅。

简单直接的判断方法:

古怪波动越清晰、越宏大、所对应宇宙奇物的等级也就越高。

“至于这个么……”韩东平静的瞥了眼雀斑少年,感应古怪波动的强弱,暗暗摇头:“波动倒是诡异,可惜没什么用。这么弱的宇宙奇物对恒宫级生命几乎无用。”

韩东并不感兴趣。

敲了敲桌面,又加了两三盘小菜。

火辣与酸甜的双重滋味,令韩东皱了皱眉,将菜碟推到旁边,继续望着窗外,三楼靠窗位置的视野确实极好。

往来匆匆,人潮不息,有能合级有星光级,时而还有恒宫级、虚洞级。鸣维星的修炼水准比辰河帝国强一些,但远远弱于寰宇古国。

“整个城,约有十多个虚洞级。”

“说起来,帝国与古国,一字之差判若云泥啊。”

韩东思绪飞转,透过红尘世俗,反而对于即将晋升的恒宫级武术有了更多把握。

殿堂太高远,空旷,伟岸,忍耐常人所不能忍的孤独与压迫,才能适应高效率高强度的竞争环境。

而此刻的餐馆小楼。

着实让韩东感到置身于地球的宁静之感。

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凉饮,他拿出两三本刚买的纸质书籍,随手翻了翻:“鸣维星历史倒是不长,仅仅数十个纪年而已。一个纪年等同一百星年、一千个地球年。”

随着时光推移。

韩东的时间计量单位,也从地球年渐渐变成了星年。

正想着。

韩东忽然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扭头望向窗外。

“真有意思……”

“我这是碰到星空幻想文学的相爱相杀之剧情了么……”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闪过炽烈金红之色,隐藏气息,隐匿不凡,韩东决定当个旁观者。

……

街道侧边,人潮愈加汹涌。

那雀斑少年扶着草帽,颇有些狼狈的往回逃窜,淡黄颜色的牙齿含着耻辱杀意似得:“该死,该死!”

肖日仑咬着牙。

无非是机缘巧合,恰好亲眼目睹了那女子沐浴景象,怎么就被追杀了小半个星球。

至于吗?

自己逃亡了多少个城池,还不够吗?

“等着吧。”肖日仑穿行在众多人流之间,眼神阴冷:“等我修成恒宫级甚至虚洞级,今日之仇,如此耻辱,定当全数奉还。”

“让你明白什么是切肤之痛!”

“哼,等我逃出主城……不过幸亏有着至宝小树苗,助涨修炼,引动伟力,还能帮我探查周边危险。”

肖日仑心中怒吼,焦急奔逃。

通过黑光树苗的帮助,他提前发现那些女子,想必那些女子肯定还没有察觉。

得意。

骄傲。

肖日仑的眼神仿佛跳动着火焰。

下一刻,黑光树苗疯狂颤抖,提示巨大危机的飞速靠近,令肖日仑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涔涔冷汗瞬间冒出脑门。

“怎么可能。”

“她们如何能够发现我。”

肖日仑哪敢回头看,急忙摘掉草帽往旁边一扔,加快行走,紧紧咬着不断发颤的牙齿。

黑光树苗继续颤抖。

显然巨大危机更加靠近了。

“糟了。”

肖日仑虽然自诩不凡,可也知道实力强弱不可逆转。

人力不敌天命,要是再给他三个纪年,恒宫级大有可能。

但现在的肖日仑不是恒宫级一合之敌,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怎么办?”

他左右观察,过往行人繁杂,街道喧嚣到了极点。

“怎么办?”

肖日仑耳边乱嗡嗡的作响,胡乱的抹了把脸庞,猛然看到周围行人的奇怪目光,眼角登时狂跳,突然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暴露了自己位置。

该死!!

你们这些渣滓!!

我肖日仑可是天选之子啊!!

“我不会死,不会。”肖日仑穿行上百米,紧跟着往旁边一跳,半空调整身姿,稳住吐息,四平八稳的走进一间餐馆。

餐馆服务员迎了上来,笑呵呵的。

餐馆之内的众多用餐顾客,各自吃着菜肴。

餐馆装修偏向古朴,简洁明了,让人心情变得轻松惬意。

“没人看我……好,很好。”

肖日仑松了口气,脑门冷汗瞬间蒸发干净,左右扫视了两圈,眼底闪过警惕之色。

餐馆不大不小,伴随音乐。

恰是午后时分,人不多也不少。

“上楼。”

怀着惴惴忐忑的心情,肖日仑还是没敢回头看,直接步入餐馆的楼层,找到一处空位,与窗户隔着一排座椅。

既方便观察,又不至于暴露。

点了两份冕兎脑,加了份饮品,肖日仑总算恢复了冷静从容。

“我不能慌,我要镇定。”

肖日仑暗暗告诫着自己,然后环顾四周,扫过一个个大吃大喝的用餐宾客,嘴角上扬,勾勒不以为意的冷淡笑容。

当目光落向窗外的时候,他却是微微一怔。

相隔一个过道的靠窗桌子,搁着一柄青色长刀……肖日仑清晰感到自己的黑色树苗竟然跳动了两下。

“宝物?”

“是宝物!”

肖日仑眼睛都在冒光。

瞬间激动了,他瞄了眼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长刀主人,白色短衣,一个普通平凡的年轻人。

“衣服材料普通,鞋子简陋。”

肖日仑观察了一会儿,眼底闪过不屑之色。

他有自己的判断方式。

这个长刀主人,单论穿着根本比不上正常能合级。那白衣黑鞋的材料,脆弱又平庸可怜,只是等级的纤维织成物。

还有……

左手戴的饰品……

碳元素组成的单质晶体,天然矿石打磨而成……

“唔。”

长刀主人正是韩东。

察觉肖日仑的火热目光,韩东优哉游哉,端起冷饮抿了口,若有所思的瞥了眼简式长刀:“他的宇宙奇物可以发现殿堂制式之刀的特殊不凡?”

这是什么奇物……

这么多的功效……

韩东有点好奇了,一边沉吟,一边摩挲左手手指戴着的结婚戒指。

旁边。

肖日仑内心升腾一股居高临下的傲然感觉,几乎不忍直视。

“真是可怜。”

“他竟然还在抚摸,真是弱小又可怜。”

“虽然我没有离开过家乡,可也知晓大多数星球皆有钻石矿。长刀主人左手所戴的饰品,打磨水准粗糙,质量水准极差,星光级生命根本瞧不上,更且遑论佩戴。”

由此。

肖日仑得出一个结论:长刀主人绝不是星光级。

既然不是,还有什么顾忌,肖日仑大摇大摆的转动座椅:“兄弟,你这刀不错啊。”

他可是天选之子。

所有宝物尽归己身,才是正道。

肖日仑自信十足的盯着韩东,心中掠过一缕微不可查的杀意……杀人夺宝而已,又不是没做过。

强者为尊。

谁让他肖日仑强呢。

韩东瞥了眼肖日仑,拿起冕兎脑吃了半个,幽幽道:“别找死。”

“兄弟,只是认识一下,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啊。”肖日仑习惯性摸了摸鼻子,笑容有点僵硬,又看了看韩东。

近距离观察。

不会有失误。

肖日仑确信,韩东就是个普通人。

就在这个时候,餐馆楼梯传来噔噔噔的清脆声音,肖日仑雀斑面庞登时变了颜色,扭头一看,赫然是追杀他的粉翼女子与整整六个恒宫级女性护卫。

粉翼女子,背生粉色羽翼,整整八双羽翼轻轻颤动。

她看到了肖日仑。

肖日仑也看着她。

四目相对,餐馆氛围变得僵硬,众多用餐宾客皱了皱眉,他们非富即贵,认出粉翼女子的身份,正是核心城池的城主之女。

“这是城主的二女儿吧?”

“没错了,你瞧她身边,六个恒宫级侍卫。”

“我们快离开。据说这位大小姐嫉恶如仇,估计在抓捕罪犯。”

三楼宾客们,人作鸟兽散,眨眼间离开了餐馆。或是飞出窗户,或是下了楼梯,恍若清场般的效果,整个三楼变得空荡荡的。

“抓住他!”

粉翼女子目光闪烁寒芒,指着肖日仑。

“城池内禁止打斗!”肖日仑连忙高声叫道,差点弄翻了桌椅,想要逃跑。

那六个恒宫级,走出一位,伸手抓向肖日仑。

哼。

伴随冷哼之音,空气寸寸崩裂,那女性恒宫级侍卫瞬间擒拿肖日仑。

“不!”

“我可是天选之子,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肖日仑亡魂大冒,想要从窗户逃离,顺便带上那柄长刀宝物。

然而……

后知后觉的肖日仑……

被女性恒宫级侍卫拖到了粉翼女子面前……

“该死,该死!”肖日仑眼睛血红的低吼,牙齿间泄露狰狞杀意,满脸雀斑的面容显得扭曲,死死盯着粉翼女子:“莫欺少年穷,终将有日龙穿凤!别以为你高高在上,给我三年时间就能横扫这些恒宫级,你敢吗!”

粉色女子盯着肖日仑,俏脸笼罩冷冽寒霜

,杀意凛凛:“你偷看我沐浴就算了,根据律法多判处五十星年的牢狱。可你录制视频,肆意传播,毁我清白,根据律法是死刑!!”

这是生死仇怨。

粉色女子咬着下唇,渗出血迹。

“给我三年时间,你敢吗!”

“莫欺少年穷!你敢不敢给我三年时间!”肖日仑翻来覆去的重复这一句。

他没词了。

毕竟文化水平有限,实在不高。

“我敢,但我不给。”

粉翼女子一脚踏落肖日仑左脚,嘁哩喀喳的碾碎骨骼,又碾碎肖日仑的右腿,听着肖日仑的凄惨叫声回荡着,看着肖日仑的雀斑脸庞扭曲着。

粉翼女子冷冷道:“带回去交给刑法堂审判。我要亲眼看着此人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死刑!!

肖日仑瞪圆了眼睛,清秀脸庞弥漫狰狞与不甘。

他怎么能死在这里……

稳坐如山的韩东也目瞪口呆,画风有点不对劲,按照星空幻想文章的情节,不应该要相爱相杀的吗。

这就判处死刑了。

真是够干脆利落。

本想出手击毙肖日仑的,不过死刑几乎注定,韩东也懒得多看,继续享用美食。

“二姑娘?”六个恒宫级冷冷瞧了眼韩东,看向粉翼女子,询问是否要一起抓捕回去。

“别惹事。”

粉翼女子摇摇头,看向韩东。

“很抱歉。”她拱了拱手,隔空开口道:“打扰你用餐了,这顿费用我帮你出。”

正当此时。

远方天际,闪烁一道流光。

紧跟着,一道又一道流光疾驰在城池上空,吸引人们注意,震动全城上下,无数道流光瞬间腾起,声势之浩大威严,几乎遮盖翠绿天穹。

约有数个瞬息而已。

便看到数万个身穿统一战铠的恒宫级人族,从天而降,依次落在餐馆旁边的街道低空,弯着腰,垂着头好似演练了不知多少次,形成黑压压的整齐方阵。

唰唰!唰唰!

个个站稳身形,尽显肃穆。

轰隆!轰隆!轰隆!

下一刻,三楼窗外,足足十五道巍峨身影顷刻间降落于此,周身寰绕虚洞级独有威能,宛若亿万光带遮蔽日月天穹,照耀巨大城池的里里外外,震撼震惊所有人!

单单气势便有天地异象。

十五位虚洞级亲自显身。

唰。

十五位虚洞级,有普适人族,有特殊人族,齐刷刷走到窗旁,身形低于韩东,目光泛着崇敬之色。

“在下虚洞级紷凡……”

“在下虚洞级纳勒……”

“在下虚洞级米德法……”

整整十五位虚洞级躬身行礼,齐齐恭贺韩东莅临:“拜见太初殿下!”

哗啦!!

虚洞级行礼,然后是数万恒宫级行礼,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单膝跪落低空:“拜见太初殿下!!”

“谁!”

“谁是太初殿下!”几乎被打成死狗的肖日仑,充满仇恨耻辱的眼睛都在冒光:“假如我没猜错……难道太初殿下指的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