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陌生的下属

2018-09-15 11:45:27

列车由北向南急急行驶。

一节卧铺车厢内,一对衣着讲究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妻,挨坐在一张下铺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冬日午后的田野景色,时不时,还悄悄地说上几句什么。

车到一省城大站,老夫妻中的老男人从卧铺上站起身,向车厢过道的车窗走去。

他走到车窗前,先是在车窗前站下,透过车窗看站台上下车上车的乘客,然后,在旁边小凳上坐下,眼睛仍然看着窗外的站台。

列车再次启动,此时,一个四十五六岁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一手拿了张车票,一手拎了只小行李箱,边查找铺位,边从这男人身边走过去。

中年男人从这男人身边走过,又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一下停下身,然后,又返回地走到这男人面前,仔细看下这男人,脸上立刻显出惊喜兴奋表情地问这男人:“您是谭,谭书记吧?”

这男人见中年男人问自己,看一会儿中年男人,一时显然没认出中年男人地有些疑惑地问:“你是……?”

见男人这样问,中年男人我马上显得更惊喜兴奋地说:“谭书记,我是小李,李建新啊,我大学实习时是在咱们市机械局实习的,那时,您在局里当书记。”

中年男人这样讲过,这男人显然一时还是没想起中年男人地问中年男人:“小李,李建新?”

中年男人见这男人一时还是没有想起自己,就又继续笑着提醒式地说:“对,小李,李建新,二十多年前,我T大毕业实习,是在咱们局技术科实习的。”

中年男人说完,见这男人脸上还是显得一脸的疑惑就又说:“当时,我实习去局里报到时,您亲自接待了我。听说我没住的地方,您还让工会的王副主席把他办公室的钥匙给了我一把,实习的时候,我就在工会王副主席的办公室住。那时,咱们局里没有食堂,您还让党办的石主任,到咱们局对面的一个大企业机关食堂给我办买了饭票,我那时吃饭就在人家那家大企业的机关食堂吃。”

中年男人又这样说完,这男人似乎想起这中年男人,又似乎没想起这中年男人到底是谁地应付地笑下说:“啊,小李呀?”

这男人这样说过,看下中年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一手拿票,一手拿行李的样子问中年男人:“你这是?”

中年男人见这男人问笑下说:“我这是从南方出差回北方办点事儿,顺便先回了趟我父母家,我这是在我父母家待了两天,从我父母那里到我出差办事的单位去。”

中年男人说完,问这男人:“谭书记,您这是到什么地方去?是出差还是旅游?”

这男人见中年男人问,笑下说:“我早退下来了,不用出差了。我那小外甥女大学毕业后现在在深圳打工,前段时间,非要我和我老伴到她那里过冬天,说北方的冬天太冷,到深圳过冬天感觉会好许多。”这男人这样说着,还看了一下坐在卧铺上的老伴。

中年男人听这男人这样说,先是也顺着这男人刚才看他老伴的目光看下那女人,笑着问下这男人:“这是阿姨吧?”

中年男人这样问过这男人,见这男人对自己点下头,说了声“啊”,便马上很有礼貌地对这女人笑着招呼声:“阿姨好。”

中年男人招呼过女人,想起什么似地对这男人说:“谭书记,您先和阿姨待着,我先去找下铺位,一会儿再过来。”

中年男人说过,同这男人和那女人打过招呼,离开他们继续去找自己的铺位。

中年男人离开这对老夫妻,那女人在床铺上往过道这边靠了些,问男人:“这孩子是……?”

男人见老伴问说:“他说他姓李,叫李建新,他大学毕业前是在局里实习的,可我现在想不起来,也记不清了。”

男人这样说过老伴没说话。

男人见了又说:“他说的工会的王主席,党办的石主任,倒都是能对上号。”

男人说完,女人看一下男人,见男人不再说话,她又把身体往铺位车窗那边靠了靠,留下男人坐在过道车窗的小凳上看着车窗外回想什么。

这男人正这样看着窗外时,刚才离开的中年男人,一手拿了一个塑料袋,一手拿了一只旅行杯又走到了这男人坐着的小凳前,先将手里的塑料袋在男人面前的小桌上放下,随后,问了句:“谭书记,你和阿姨的杯子有水吗?我去给你们接下水吧?”

中年男人说过,男人忙客气地笑下说:“有水,也是刚接的,不用麻烦你了。”

男人这样说过,中年男人就客气同男人打过招呼自己去接水。

中年男人接水回来,在男人对面的小凳上坐下。坐下拿起刚接了水的玻璃水杯,问男人:“谭书记,我记得您特别喜欢喝茶,尤其喜欢喝龙井。正好,这次我回来回父母家,一个好朋友送了我两盒不错的龙井,在家我打开了一盒。这就是那龙井,我对茶不太懂,您看这茶怎么样?”

中年人说完,男人拿起中年人手中的水杯看一下,接着,又打开水杯盖闻一下,随后,对中年人说:“这龙井不错,应该属于上品。”

男人这样说过,中年人打开他刚才接水前放到小桌上的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一盒茶叶递给男人说:“谭书记,既然您说这茶叶不错,那这盒我就送给您了。”

中年人说着,将手中的茶叶递向男人,男人见了忙推辞说:“不行,这不行,小李,这茶叶是别人送你的,挺不错的,我不能收。”

中年男人见男人拒绝,就开玩笑地对男人说:“谭书记,您现在已经退了,收我一盒茶叶,还怕有受贿之嫌?再说了,您懂茶,喜欢茶,这茶您喝能出个好歹,可让我喝了就跟喝普通的茶一样,瞎了。”

中年男人这样说过,就又将茶盒放进塑料袋,把塑料袋又放到小桌上。

中年男人放好塑料袋,一时有些显得激动地对男人说:“谭书记,虽然,我那时在咱们局实习的时间不长,也就那么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但从心里来说,我其实一直挺喜欢和特别怀念那段日子的。那段时间,咱们局里的领导和同事们都对我那么好,大家相互间又都是那么真诚友爱。那时大家每天工作虽然都挺忙,不是在机关忙局里事情,就是到下边的企业去帮企业解决事情。但那时大家都觉得忙得很充实、很上进,忙得总觉得企业的发展有奔头,工人的生活会更好,局里的工作充满前景。”

中年男人这样说过,男人也似有同感地说:“是啊,那时候的人工作就都是那样,真是全局上下一条心,什么都要争先进。”

男人说过,中年男人又说:“其实,我实习毕业后,一直想找个机会,到咱们市里去,到咱们局里去,去好好请一次咱们局里的那些老领导,老同事的,可学校毕业后,我一下分回到了我老家的市政府工作,天天也不知瞎忙些什么,这一瞎忙,也不知怎么二三十年就这么忙过来了。”

中年男人说过,脸上露出一丝的惋惜和遗憾。

“是啊,时间这东西过得就是快。我部队转业到机械局时,那时候才刚刚四十三四岁,可现在,都快七十三四岁了。”中年男人说过男人笑下说。

男人说过,中年男人又问:“谭书记,那我那时候实习时的李局长,两个王副局长,工会张主席,王副主席,等等那些领导也大都退了吧?”

“退了,都早退了。”男人回答。

两人正这样说着话,一个推着小餐车的服务员从两人身边经过,经过时中年男人问过推餐车的服务员,列车上的餐车在几号车厢,问过之后,就热情地要拉男人并招呼男人的老伴一起去餐车吃饭。

男人被中年男人招呼时开始还坚持推辞,后来,见中年男人真诚热情地不容拒绝,他就答应和中年男人一起去吃饭,留女人照看东西。

男人和中年男人离开车厢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又回到了车厢。

女人见男人回来,问男人:“吃过饭了?”

“啊。”男人回答。

“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小李呢?”女人问。

“小李非要坚持把我送过来,我没让,就自己回来了。”

男人回答后,女人见男人脸上有些显红,就问男人:“喝酒了?”

“就喝了几杯,小李非坚持让喝。”男人在女人坐着的卧铺边坐下说。

“你吃东西了吗?”男人问女人。

“喝了袋奶,一会儿再吃盒泡面就行。”女人回答。

男人听了,在卧铺上坐下想着什么地没再说话。

“想什么呢?”女人问。

男人说:“现在小李在深圳做了家厂子,规模挺大,他说咱们到深圳后,有时间了就给他打个电话,他到时候安排车让司机陪咱们好好玩一阵。”男人说着从内衬衣口袋里掏出张名片,递给女人看一下。

女人看过名片,又问男人:“那你想起这小李是谁了?”

男人见女人问,一时显得想得挺费劲地说:“还是有些想不起来,但他说的那时候的一些局里的事情,很多还都想得起来。”

男人这样说过,在卧铺上又坐一会儿,然后,从卧铺是站起了身。

女人见后问男人:“你做什么去?”

男人回答:“我想到车厢口那里抽颗烟。”

女人说:“怎么想起抽烟了?你来时带烟了?”

“刚才吃饭时,小李硬塞给一盒烟。”男人说。

“那里凉,你要去就穿上些衣服。”女人说着,把挂在衣领勾上的外套递给男人。男人接过外套,离开了车厢。

车厢的连接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上了烟,随后眼神显得有些迷离地边抽烟,边看着窗外虽已漆黑,但漆黑中不时出现或繁华或孤点灯光的夜色。

此时,他的记忆,又回到了那个他正值风华岁月,他同他那些当年的同事们,一起忙碌、充实、团结、友爱、真诚、奋进,为着更美好未来朝气蓬勃,并对未来充满壮丽憧憬火热地工作着的年代。

亚新食品
厦门茶叶包装礼盒
世茂·原山首府90-120㎡户型图-济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