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英特尔至强处理器发布会媒体专访

2019-04-11 04:11:24 来源: 九龙坡信息港

2014年9月10日,上海——为帮助企业用户加速企业业务的变革、转型与升级,借助适用于数字时代的创新数据中心基础架构来进一步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英特尔公司于今日在上海举办了主题为“渠道业务智变 携手胜算在芯”的全新一代英特尔至强TM 处理器E v3产品家族渠道发布会,向渠道合作伙伴全面分享了基于英特尔架构的服务器产品在中国渠道市场的拓展策略、英特尔至强处理器E v3产品家族的技术亮点。同时,来自渠道的合作伙伴也展现他们在相关系统、应用软件和解决方案层面对这一创新的有力支持与市场拓展规划。以下是本次发布会媒体专访部分。

主持人: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首先欢迎大家参加今天我们主题为渠道业务智变,携手胜算在芯,全新一代因特尔至强处理器E5 v3产品发布会,现在这个环节是媒体采访问答环节,首先介绍一下参加这次活动的几位发言人,今天非常高兴起到了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服务器渠道业务拓展经理刘樱蕾先生。还有两位来自英特尔重要的合作伙伴的发言人,一位是南京斯坦德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技术总监储浩先生。还有上海怡德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戚永先生。

刚刚会议中各位朋友已经参与了,对于英特尔这次发布的产品大概也有一定的了解,接下来的时间留给三位发言人,请樱蕾帮我们大家回顾一下今天主要的信息,然后请来自合作伙伴的发言人简要介绍一下和英特尔合作以及产品的创新二手管束干燥机

刘樱蕾:谢谢各位媒体朋友,刚才提到我们在那边一个简单的发布会,主要的信息就是E5 v3这个产品线是我们今年重要的一个产品发布,尤其对于渠道的合作伙伴而言,是我们比较重要的一个时刻。这个新的产品线带来比较多的特性,包括多18个核心,非常多的缓存,还有就是在这个产品线给我们带进来的一些新的东西,包括我刚才提到的AVX2.0,像单独核心的播放控制,或有DDR4,更多针对新的不同应用的功能,所有的功能加起来我们希望是可以为我们长远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这样一个长远规划来贡献非常多的力量。

另外一点想强调,英特尔致力于打造一个非常良好的生态系统为E5 v3的发布,同时也非常希望跟在座的合作伙伴给我们所有的渠道客户,帮助我们的客户来提升产品体验,帮助他们在自己新的行业中能够开发出来适合客户需求的特定应用。下面把时间交给褚总。

储浩:谢谢刘总,今天下午很荣幸在这儿参加英特尔E5 v3的产品发布会。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是干什么的,我们斯坦德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先定位是做中国高端存储行业的领导品牌,同时在存储和络的基础上做一些云计算平台和大数据处理平台的集成工作。我们公司是在南京,目前是工信部云计算应用服务的全国三大平台之一,基于英特尔E5 v3产品和我们相应的一些络技术,开发的是Unistroage这样一个存储的产品。这个存储产品的特点是高性能、高速度和大容量,这里我可以简单把这个产品的一些情况给各位简单介绍一下。

目前在大数据和智慧城市、互联蓬勃发展的情况下,对数据的存储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的存储系统已经从原来简单的数据读写到今天会加载更多管理的控制系统,这对于计算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开发这个产品是在跟英特尔合作的基础上,采用E5 v3这样一个处理器。在和传统相比的基础上,我们写了几个优势,它的性能提升高达90%,其实这个90%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在很多领域,尤其在教育、运营商、金融这几个行业,我们的性能提升已经超过了100—150%以上,性能的提升得益于因特尔E5 v3的一些技术特点。另外是能耗,我们也知道,现在客户在智慧城市的建设过程中,对平台、基础设施的要求和能耗关注度非常高,怎么样能够让基础设施、能耗达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这也是关系到未来这个平台运营成本的问题。我们现在采用E5 v这个产品以后,降低了36%,这个数据我们现在是在运营商,我们在全国已经有四五个省的运营商里边采用这样一些设备和技术,用英特尔E5 v3产品,已经实实在在把运营商机房里的能耗降低了30—50%之间。这是目前斯坦德公司的大概情况,我们和英特尔合作,英特尔对我们的帮助,或者说英特尔的这一个CPU的系列对我们存储系列产品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今天我先简单讲一讲,待会儿再交流。

戚永:祝贺英特尔E5 v3的发布,我是怡德数码技术总监戚永。怡德数码还有我本人非常期待E5 v3的发布。为什么呢?我们怡德数码是做数据解决方案和服务的,从去年我们已经转型,基本上做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这是今天我们主要的方案构架。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方案紧密相关的就是期待相关x86平台的性能,所以我们的客户,我可以告诉大家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现在在我们的客户里面已经有实际案例,而且越来越多。但是关键的,我客户现在关心的不是服务器、不是专用的存储,他脑子里整个数据中心就是计算机CPU的核数、内存的规格、分层的技术等等,类似这些单元,而E5 v3平台提供了更好的性能,CPU提升了1.5倍,18核,对于我的解决方案、我的客户影响非常大,所以我给大家介绍我们怡德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为什么非常期待E5 v3平台的发布。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覆盖的几个行业:医疗、媒体、教育、小金融。这里想跟各位媒体同仁介绍一下,现在我们关注的应用都是互动性的应用、电子商务的应用、数据分析的应用、决策应用,这些应用要求的是速度,所以传统构架支持不了,而是基于x86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或者说新构架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我们也有成功案例。英特尔的E5 v3平台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实惠和好处。

与英特尔合作,从去年开始在做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时候,英特尔的技术团队就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包括在硬件的选型,虽然是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其实硬件非常关键,它要标注,这里英特尔团队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在构架上、在x86硬件平台的选型上、固态盘,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热分层是非常关键的,它事实上上是不支持的,英特尔给了我们很多建议甚至产品,不断地创新,它的创新给我们怡德,给我们客户也带来了很多创新。

怡德的规划也是跟这个紧密相关的,一是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解决方案,另外我们也要研发自有产品,现在已经有了,但是我更期待新的E5 v3平台去做,而不会是在老的平台上去做。

这一段时间我们也做过很多测试,关于E5 v3平台。一个明显的例子,一个节点提高了将近1倍,一个节点有60个VDI,现在可以上升到接近100多个VDI,所以效果非常明显。

大概情况就介绍到这里,祝贺E5 v3平台发布会成功,也希望给我们带来更多商机,给我们的客户带来更多的效果。

Q A

提问:我们看了这次推出SDI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软件定义基础设施,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明白,它可以提高灵活性和扩展性,但是相对来说,你这边刚才也说有几个案例,能不能比较具像的帮我们分析一下比如哪个案例中E5 v3应用之后解决了之前在弹性方面或者灵活性方面的问题,或者说性能提高的如何,请给一些数据支持。

戚永:以前我们做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时候,它的软件和硬件已经分开了,有些专业的厂商把软件硬件搁在一块儿本身就是一个瓶颈,价格非常高,现在我们把硬件和软件分开,这时候英特尔本身的产品就已经提供帮助了。你刚才问的是这样,就拿桌面虚拟化VDI是典型的例子,我们上一个节点,真正要让它用的效果好,可能一个节点能支持50个桌面,实际上很多厂商可能写上我百条内容,它的效果非常顺畅,我上了E5 v3,我真正运行的可以达到100。为什么呢?因为它的核数还有它的内存规格。其实节点与节点间的带宽也非常重要。这一个节点效率就非常高,保证同样的空间投资效果大大增强了。我们现在有一个案例,一下子支持了更多桌面,实际上是4个节点,相当于增加了200个客户端。

提问:你能说一下大概是什么行业吗?

戚永:教育,在中国现在很多是做运维的,给客户做服务,直接给它SaaS应用。它需要的平台已经不是卖给学校一个私有云,而是它自己去做,这时候需要越高校、越节省越好,所以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趋势。

提问:你说的服务方式是什么?你们建一个云还是租一个云?

戚永:不,教育是以区域为单位,然后有一个类似的一种集成商,它跟教委之间达成协议,它帮助教委建云,这上面有基础架构,这是它自己花钱建的铜鼎价格
,这上面有服务,什么服务?就是软件。它把软件放上去,软件也是我们怡德帮助搭建的。因为我是做数据中心的,也有一些集成的厂商给客户提供软件服务,学校就不用去买软件了。这就要求基础架构要灵活,所以我们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E5 v3我认为是真正的软件定义基础架构的平台。

提问:我有个感受,五六年前我们看英特尔发布一个处理器,你的合作伙伴都是泰安、超威这种制造大厂,要不就是Dell、HP这种原厂比较多,包括解决方案比较多。但这两年包括怡德、斯坦德这种可能规模不是很大的,但是可能某个方面确实很有特色的工厂越来越多的出来了,能不能大概讲讲英特尔在中间起到什么作用。他们冒出来,我们都可以看到英特尔在其中的作用。

刘樱蕾:主要一点,英特尔在过去若干年时间还是非常致力于和渠道的中小合作伙伴,在合作伙伴所在的领域做一些独特创新和开发一些独特的软件和集体集成的解决方案。毫无疑问斯坦德的UniStorage非常有意思,其实它直接竞争的一些大型数据库,他们有非常强的替代性,尤其是在运营商领域。当然怡德也是我们在虚拟化和VDI领域的翘楚,我们希望能够更多的使我们的产品跟真正的应用结合起来,能够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解决终用户的痛点,这是我们要推动的。

储浩:斯坦德有十来年在运营商里面技术服务的历史,为什么这几年会做自己的产品、会做自己的解决方案呢?一个原因是中国大环境在变化,去IOE、去国外品牌的一些政策影响。我们的合作伙伴需要我们提供一个高质量、高性能的处理平台或者处理产品,能够满足目前中国市场环境中的一些问题。我们首先是基于这样一个考虑。再加上这么多年的积累和客户需求的收集,对他们的需求了解的很清楚。然后要解决他的问题,正好英特尔和中小企业服务扶持计划手机配件收购
,我们也需要这样的技术支撑我们。我们又知道客户的需求,这两边一结合,我们的一个角度,拿着英特尔技术的优势和新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融合成我们自己的理解和客户的需求开发成自己的产品,这样就更贴近中国的实际情况。

我们在中国其他省份也是一样的,中国这个市场和国外市场相比还有它自己的一些特点,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和中国特色。怎么样把世界上的技术引入到中国来,就需要斯坦德和戚总这边,有更多的企业参与到国产化的工作中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走到一起。

戚永:你问的比较有意思。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补充。你是感觉英特尔为什么突然一下子这样了。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客户,我在媒体领域的客户,我已经把小机,让它不做了。我在前几年还推IBM小机,现在不做了,为什么?我用虚拟化,用x86。英特尔也许现在出了非常高的高性能的CPU,但是不是说只是解决大客户,很多中小型客户因为变化虚拟化,其实更需要高性能。所谓的高性能的CPU,能虚出更多的应用,能让它更省钱。英特尔在这上面为什么影响越来越大呢?因为它影响了很多中小型企业,并不只是大的计算。我们现在推的很多都是虚拟化,服务器虚拟化、存储虚拟化,还需要高性能,只不过投入更少。你问的非常好。

提问:在服务器上,一直都说性能稳定安全,这里我想听你介绍一下更多是性能上有突破,但是可管理性上是不是有一些优化。

刘樱蕾:你问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我们在E5 v3平台里面带来比较多的可管理性,昨天在北京有一个大的媒体发布会,我们有请华胜天成讲,华胜天成是比较典型的应用,它跟本地的安全厂商,是有国家安全认证资质的,它可以做TPN模块的一个厂商,其实国内就两个,它是其中一个,它用了国民技术的TPN的模块,在我们平台里面加上TPN2.0的模块,再加上中软的一个OS,在上面再构建华胜天成自己的安全管理平台,安全管理虚拟化平台,昨天在北京有一个很大的DEMO,这个平台非常有意思,它可以透过下层安全管理芯片TPN模块的芯片做非常多的安全管理。比如说以前,服务器都做RAID托管在数据中心,如果有一个小偷把其中一个盘拔掉,会自动恢复吗?塞一个新盘进去,它自动恢复。恢复以后,他又把第二个盘拔掉、第三个盘拔掉,然后他可以根据盘里面现存的数据恢复你之前存的特定数据。对这样的情况来讲,其实传统的服务器平台是不能监控和管理你的历史,无论是虚拟化平台还是正常化的平台,相对来讲你问题会比较大。现在有一个TPN模块,TPN模块会在每个盘上加一个指纹,不管哪个盘被拿掉,都有一个指纹被挪动的记录,在它的系统里面完整的记录,包括个个硬件设施,比如DDR4内存,包括硬盘,在整个平台里面可以针对整个硬件平台,所有的硬件资产做所有的管理,这是比较典型的应用。

另外,你刚才提到可用性,实际上我们在新的平台里导入比较多的,刚才我有提到缓存的QoS功能。刚才储总和戚总都提到虚拟化平台,比如说一个平台里跑30个虚机,其中一个虚机如果占用的资源非常大,可能占用平台90%的缓存,那另外29个虚机可用性会大大降低,这会使整个系统响应程度非常慢。我们推出了新的管理之后,可以动态实时管理CPU的缓存,如果哪个虚机缓存的利用率超过了50%,我就会自动把虚机分配到一个空闲的硬件机器上去或者自动地调降它的系统利用率,这样可以保证其他虚机的高度可用性。这也是我们在这个平台带来比较多的一些特性。

提问:刚刚我说E5 v3可以提升虚拟化的密度,每台服务器让它支持更多的虚拟机,但是在争夺缓存的过程中,因为以前很多数据中心会有很多租户在云环境里面,不停地争夺缓存,但是它的切换时间可能经常造成一些系统运行宕机的问题,你说的cache监控它们的动态,它们运行过程是无间断的分配还是监控到这个动态之后,我想一些办法,你这边限制一下,然后再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刘樱蕾:是,没错。从云机运营商的角度来讲,我们考虑的解决你刚才的那个问题。从云机运营商的角度来讲可以设计他的策略。比如监控到某个虚机,它的缓存占用率已经超过30%,我可能会给系统管理员发一个警告,说你这个东西太高了,必须调整你的应用或者减缓你的应用,这是比较典型的一个策略。

另外,如果管理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这个虚机缓存的占用率被提升了,比如提升40%或者50%,就要限制这个虚机的CPU的占用率,或者你提升的更高,我只有一个可能把你迁移到,迁移的过程有延迟,比如说内存迁移,不管是在络上还是高速的递延迟的络上都会有一个很短的延迟,这个延迟当然可能影响你某一秒钟的服务,应该很快会切换过去。但是从云机运营商角度来讲就有非常多的管理策略,而在之前,在任何一台处理器上都是做不到的。

提问:就是说它会先交互再限制,如果没有反应,在后台进行一个(管理)。

提问: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早几年的时候,我们要做一个这种解决方案,可能硬件性能不是很够或者管理硬件的解决方案也不是特别丰富,对厂商的综合实力要求非常高,但是现在英特尔这种处理器性能很高,另外管理的解决方案也是很成熟的,无论是英特尔也好还是开源解决方案,这两年还是满蓬勃的。像怡德也好、斯坦德也好,你要做一些解决方案的话对底层基础架构可以不用过分的投入技术力量,完全可以专注在你要做的应用,无论是做VDI还是服务,所以像我们这种类型的厂商未来三到五年内会迎来一个发展机遇,可以这样预判吧。

刘樱蕾:英特尔的角度来讲,我们也看到我们本地的合作伙伴的能力提升非常快,包括戚总、储总他们这边,比如储总这边的解决方案,大家都知道甲骨文有ExData,就是一个RAID的解决方案。现在经过储总他们的创新之后,基本上他们整个机柜的性能能达到大致一体的性能规模,但是他们提供给运营商的时候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价格,这也是对本地创新非常大的推动,这也是我们非常乐意看到的。

储浩:我接着讲一体机的事情。刚才戚总也讲到小机的问题,我们当时为什么仿照甲骨文的ExData做一体机,因为客户有这样的需求,一体机无论从它的价格、后期维护、可维护性上都非常差,目前的情况下,基于英特尔的技术支持,我们自己做了一体机的产品,把络问题、存储问题、计算问题解决了。客户其实不关心底层的硬件资源的问题,现在云计算模式引来以后,对应用层面而言不需要关心底层硬件架构是什么样的,只使用资源就可以了。这就涉及到我们在底层怎么样把这些硬件包装好、组织好,对于客户而言需要什么样的CPU,需要多少核、多少空间,只去取就可以了。对于客户而言、对于更多应用软件而言是看到这样的现象,所以未来在中国,不管是智慧城市的建设,大数据的处理都需要这样集成化、一体化的平台。包括我们公司,可能未来更多类似做这样事情的,各个行业都会有,终是想给客户提供个性化、便利化的服务。随着互联经济发展,其实每个人个性化的需求都会不断地满足,对于企业、对于行业都有不同的个性化需求,终体现在基础设施平台上,需要计算能力很强、存储空间很大、络速度很快,比较简单易懂的基础平台,这也就是我们和英特尔合作推出这样一个平台或者推出类似解决方案,能够在不同的行业带来客户的方便。

戚永:你刚才说的我觉得完全正确,有很多小型,规模不太大的,尤其是在借助目前国家的要求国产化。前两天我们还在聊,其实就是在英特尔平台上,储总你们也叫软件定义数据中心,他也把软件硬件分离了,只不过自己要做出自己包装出来的硬件,这时候我们都有空间,很快会带来这个趋势,我们也是看中这个方向,所以硬件软件分离,同时又借助英特尔的技术支持,就是这样一个趋势。

刘樱蕾:为什么现在能提软件定义基础设施、软件定义硬件,软件定义各种东西,原因是基于强大的计算,它的心脏是计算。如果说硬件资源,五年前、十年前,不需要做调度和优化的功能,刚才你讲的VDI的数据化的东西,为什么做调度和优化需要有后台的支撑呢?如果你的后台技术能力不强的话你是做不到调度和管理的,如果5个人能调度,那100人呢?你调度的时候就需要一定的优化的算法。为什么我们英特尔E5 v3平台起来以后,进入软件定义任何一个基础设施成为一种可能,这对于客户使用来讲,不能说在调度和管理的时候总是在卡壳,老是在转圈。后台反映出的问题或者是络问题,这些需要统一的管理和调度中心。这就是软件定义一切的核心思想,它的基础就是心脏要强大。

提问:对于客户来讲我们能不能大致估算一下,如果有固定的计算量或者需求量,基于英特尔的硬件做SDI的集成,比相对于购买甲骨文的ExData或者数据库机、一体机或者中间件一体机成本大概能压缩百分之多少?

戚永:在运营商层面,从建设成本,当然这个成本的考核要看建设规模,不能说买一台小机或者做一个什么样的集成量达到多少,但是我可以讲达到中等规模的话,比如100个计算节点,几个P的存储,或者说处理多少条数据同样特定情况下,我们自己的解决方案成本是降低30%-50%。

提问:电信行业是这个样子,对吧?

戚永:石油石化,只要是有大型的。前期大家价格差不多,但是到一定规模以后一定是会往下降。

储浩:而且现在中国的很多应用都应该更大,只不过数据量太低。如果真正要让信息化帮助中国去发展,其实需要规模,每个行业我们的客户都需要很大的规模,所以到了那个拐点,立刻会闪现出英特尔的形象,现在已经闪现了。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谢谢各位媒体。

本文标签: